第二千二百零八章 离去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再次将司马浩三名弟子召集在一起之后,秦凤鸣告知众人自己要离去之事。

    三名弟子虽然均有不舍,但也知晓修仙之艰难,断不能如凡人世界一般,虽不舍,但还是纷纷点头,含泪跪别。

    离凝三人正在闭关,故此并未惊动三人。

    离别几名弟子,秦凤鸣才最后到了尚凌汐面前。

    看着站立一旁的温良,秦凤鸣稍事思虑,手一番,数颗分元丹便递到了温良面前:“温良,你师傅可能要闭关一段时间,如果有什么修炼上之事,可以请教你师兄康凯,就是來面见你尚师姑也是可以的。希望你努力修炼,早日进阶到化婴之境。”

    对于温良,秦凤鸣心中还是极为喜欢的,故此他并未顾此失彼,而是与自己的几名弟子一视同仁,丹药宝物一样不少的赐予了。

    “是,弟子记住了。”

    温良对秦凤鸣,心中佩服到了极处,望向秦凤鸣的眼神,更是火热。

    转身看向姐姐尚凌汐,秦凤鸣不由心中大是一动。告罪一声之后,他竟然直接进入到了神机府之中。

    “公孙姑娘,还请现身一见。”

    既然此时彩莲仙子与尚凌汐已然成立了青幽宗,那也不妨问问公孙嘉妍,是否愿意加入青幽宗,拜尚凌汐为师。这样对公孙嘉妍而言,倒也不失一种选择。

    一盏茶时间后,身影一闪,秦凤鸣与公孙嘉妍出现在了当场。

    经过与公孙嘉妍协商,她对于加入青幽宗,并未反对,听闻可以拜青幽宗宗主为师,她也大为欢喜。只是眼神之中,对秦凤鸣依旧有一缕难明之意闪现。

    在秦凤鸣言说之下,尚凌汐自然沒有什么异议,她也想收几名亲传弟子。双方一拍即合。公孙嘉妍正是拜入到了尚凌汐门下。

    对于公孙嘉妍,秦凤鸣当初曾经答应为其出手,除去那名将她拍卖的师尊,只是后來遇到赤煞兽潮,最后错过了。

    不过可能不用他出手,她当初那名师尊所在岛屿,可能已然被兽潮屠灭了。

    虽可能如此,但秦凤鸣还是要了一幅那名金鲤族妖修的容颜画像,答应以后再入无望海之时,亲自去到那岛屿查找一番。

    将所有之事安排妥当,秦凤鸣才终是出离了青幽宗,遁光一起,向着白石城方向飞去。

    此番能够帮助彩莲仙子顺利度过聚合天劫,其心中高兴非常。

    经历过一次聚合天劫的秦凤鸣,他已然对那天劫不再有丝毫畏惧之心。如果他能引动聚合天劫,他倒是有七八分把握顺利度过。

    只是以他五龙之体的体质,要想达到引动聚合天劫的地步,此生是否能够,也是难以确定之事。

    不过此番能够自彩莲仙子手中得到一颗幻行兽的精丹,秦凤鸣心中也是惊喜非常。哪怕能够稍微改变他的体质,他也绝对心满意足了。

    十五万年之久的**芝兰与通神境界的幻行兽精丹都被其得到,这让他感觉上天对他极好。就是再出现什么奇异之事发生在他身上,也不会让他感到多么意外。

    但此时,无论是服食**芝兰,还是炼化那颗幻行兽的精丹,都不是他此时能够做的。

    炼化这两件物品,非是一朝一夕之事,这需要安静之地,大量时间才可。

    当初彩莲仙子服食那截**芝兰枝叶,并不是完全炼化,而仅是将其蕴含的磅礴能量运转法诀祭出体外,以沟通天地能量。

    这与秦凤鸣炼化为己用大不相同。他需要极力炼化,将能量收归己用,融入到血脉骨骼丹田之中,就算他身具五龙之体,所需时间,沒有数年绝对不可能。

    还有那颗精丹,更是不能出丝毫差错。

    如果在炼化之时,受到什么未知影响,他真就欲哭无泪了。

    故此所有这些,只有到一处极为安稳的所在,才能着手进行。而莽皇山,无疑是最最合适之地。

    一个月后,经过数次远距离传送的秦凤鸣终于出现在了莽皇山山脉之外。

    看着熟悉的山脉,秦凤鸣不由心中也是感慨颇多。

    可以说,莽皇山是他修仙道路上的一处最最关键的转折点。也正是因为加入到莽皇山,知晓了自己乃是旷古体质:五龙之体。才更是坚定了他以筑基顶峰修为,而进入到只有成丹修士才敢进入的天焱山脉。

    也正是有了莽皇山的五位师尊,他才在炼丹、炼器、制符、阵法以极炼制傀儡之上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让他能够仅仅是筑基修为,就敢面对成丹修士,这在修仙界,不能说沒有,绝对是极少极少的存在。

    对于五位师尊,秦凤鸣是感激到了极处。对莽皇山,他已然当成出身之地。

    阔别百多年的游子回家,心中的激动就是秦凤鸣身为大修士,也是难以压制。

    遁光丝毫未停,直接激射进了山脉之内。

    “前方前辈请留步,此时乃是我莽皇山举办招收弟子的技能大比之时,故此其他一切对外事务将延后,还请前辈过些两个月后再來。”

    就在秦凤鸣距离莽皇山还有千里多远之时,突然前方一座高山之上显露出了五名修士,两名成丹中期,三名筑基境界。

    遁光一敛,秦凤鸣停滞下來身形。

    莽皇山大比,他当然知晓,当初他就是经过大比,才正式进入到莽皇山的。

    对于面前几名莽皇山弟子不识得他,倒也沒有什么奇怪。莽皇山弟子数千,虽然说宗门化婴修士的影像都会悬挂在星宿殿中让门下弟子记忆,但秦凤鸣离开莽皇山之时,不过是成丹初期修士。

    就算因为他是少主,有影像存留,但众弟子也不会认为此时显露化婴修士威压的青年修士就是莽皇山少主。

    “几位同门,秦某也是莽皇山之人,此是我的身份令牌,请几位验看。”

    秦凤鸣沒有多言,手一番,莽皇山少主令牌便慢慢飞向了为首一名成丹中期修士身前。

    “啊,弟子未曾见过少主容颜,还请少主勿怪,请少主入内。”

    一看手中令牌,那名成丹修士便是一惊。莽皇山少主令牌仅有一个,那就是当年被五名太上长老同时收归弟子的天才秦凤鸣。

    莽皇山众人均知,人在令牌在,人亡令牌随即便会碎裂。故此一见此面莽皇山独一无二的少主令牌,自是沒有人怀疑此令牌的真伪。

    在五人惊诧的目光之中,秦凤鸣直接向着千里之外的莽皇山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