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 灭门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神识放出,一股磅礴气息陡然将自面前飞过的十数只银鞘虫笼罩在了当中。

    瞬间之后,秦凤鸣平静的面容之上,陡然有一丝凝重之色闪现而出。

    仔细辨认之下,秦凤鸣眉宇之间,那丝凝色陡然为之一舒,双目圆睁,年轻的面容之上竟然慢慢显露出了欢喜之色。

    他竟然在面前十数只银鞘虫身体之上,感受感受到了一种极其隐秘的奇异气息。此气息隐藏在包裹银鞘虫的那团白芒之中,平时并不显现,但随着那道道电弧,一股让其神识都为之麻痹的感觉间或激闪。

    如不是他此时神魂之力强大,神识全力笼罩,仔细辨认之下,此股蕴含其中的麻痹气息也难以发觉。

    心念一动,一只银鞘虫便到了其手掌之中。

    两指一捏,一股让秦凤鸣浑身感觉麻酥酥的感觉陡然传递到了其身体之上。

    此感觉虽然轻微,但他知晓,这仅是银鞘虫对他沒有恶感之过,如果是其他人如此,此种感觉势必会庞大数倍不止。

    注视手中银鞘虫,秦凤鸣才终是明白,因何那名化婴顶峰鬼道修士,在银鞘虫一击之下,竟然连丹婴都未能逃脱,就彻底被银鞘虫蚕食了。原來银鞘虫竟然能够释放此种庞大的负面毒素气息。

    面对银鞘虫的此种麻痹气息能量,他确信,就是他遇到,在不查之下,也定然会着道不可。

    扫视四周各处,秦凤鸣表情满意之极。

    在短短时间之内,方圆三四十里之地内,已然沒有了任何一名飞鹰门修士存在。在两只庞大灵兽与十余万银鞘虫的疯狂攻击之下,飞鹰门修士,就是那数名化婴修士,都沒有能够逃脱,纷纷陨落在了银鞘虫合力攻击之下。

    此一番银鞘虫出手,虽然有一两百只陨落在了修士自爆之中,但能够一举将如此多名修士灭杀,秦凤鸣还是满意之极。

    让秦凤鸣心中唯一无语的是,他喂食了银鞘虫不少饲兽丹与龙须子,但银鞘虫自从上次产卵之后,并未再有丝毫迹象再次产卵之意显露。这让他心中也是不解之极。

    对于银鞘虫,虽然他知晓有霊曦果可以催化,但此种灵果他从未曾见过,就是在其他典籍之中听闻都未曾有过。

    虽然此时银鞘虫有十万之众,但如果一直不产卵,他以后就算知晓这银鞘虫威能奇大,也是不敢随意释放出与敌争斗的。如果损失殆尽,那他真就欲哭无泪了。

    将灵兽、灵虫收起,秦凤鸣挥手将陷入昏迷的那飞鹰门太上长老也直接收入到了神机府,然后身形一动,便向着四周搜索而去。

    秦凤鸣不知的是,就在刚才灭杀那名化婴顶峰长老之时,远在德庆帝国深处的一片连绵的群山之中,在一片灵气笼罩的庞大宗门所在地之中的一处隐秘洞府之中,一块魂牌陡然碎裂开來……

    一个时辰后,秦凤鸣遁光一起,向着飞鹰门所在之外飞遁而去。

    此时的飞鹰门之内,已然沒有了一名修士存在。这一刚刚成了仅仅数十年的宗门,在一日间,便生生被除名了。

    在秦凤鸣飞离去十数日后,飞鹰门之事才被大梁国修仙界所知晓。

    数以千计的修士收到消息,纷纷前去查看。见到虽然宗门根基沒有丝毫损毁,但里面却已然沒有了丝毫修士存在。

    这让众人无不惊愕表露。顿时之间,谣言也自大起。说什么的都有,但沒有一人能够说道点上。

    众人查看一番之后,竟然无一人敢停留附近,纷纷远离了飞鹰门所在之地。

    历经数万的一处灵脉所在,就此沒有了任何宗门再占据。就是散修都远避不敢驻留。

    对于后來发生之事,秦凤鸣自是不会在意,以他心机,自是能够想到几分,经此一事,至少大梁国西南部,会太平数十上百年。

    他并未再去到秦家庄,而是遁光一起,直接向着德庆帝国纵深所在飞去。

    修士不能过多插手世俗之事,对于秦家后人,他也自是不能护佑千百年。此番能够出手解救,也是适逢其会,正好碰到。以后是否还会发生此种之事,也不是秦凤鸣所能控制得了的。

    收拾心情,秦凤鸣心态重新恢复,驾驭遁光,向着德庆帝国之内而去。

    足足飞出了大梁国,秦凤鸣才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幽静深山之中停滞下了身形。寻了一处山洞,随手设置下了一层禁制,然后旁坐在了山洞之中。

    手一挥,那名飞鹰门的太上长老出现在了其面前。

    一道能量注入之下,身形一震,那花白须老者陡然双目一睁而开,双手触地,也盘坐在了石洞之中。

    “韩道友此时身在何处,你欲对从某如何,我飞鹰门与你有何仇怨,竟然下如此狠辣手段欲屠灭我飞鹰门,”

    刚一恢复清醒,看看深处之地,花白须老者便面色阴沉的开口问道。虽然被俘,但并未有多少惊惧之色显露。

    “你说的是那位化婴顶峰老者吧,他此时已然陨落不在,你如果不想身受折磨,就要好好回答秦某之言。”

    “啊,什么,你竟然将韩道友斩杀了,这怎么能够……哈哈哈,你既然斩杀了韩道友,那你也不会再存活多久了。你就算灭杀了从某,从某也不过是提前去到鬼门关前等候与你而已。”

    听到秦凤鸣之言,面前的花白须老者也仅是稍稍一怔,便立即一声狂笑之声响起,看视秦凤鸣,眼中讥笑之意显露而出。非但沒有丝毫畏惧秦凤鸣所言,更是表现的极为开心一般。

    面前的老者表现,着实让秦凤鸣大为不解。

    但其表情却并未有丝毫变化,依旧波澜不惊,如一汪池水。

    “道友如此高兴,难道那名化婴顶峰修士出身极为显赫不成,”面上微微一笑,秦凤鸣盯瞧面前老者,语气淡然开口说道。

    “你竟然不识得韩章道友是何人,难道你不是德庆帝国之人,”花白须老者心机倒也机敏,竟然仅从秦凤鸣对答一句话语之中就猜出了其身份。

    “道友所言倒也不错,秦某本是出身大梁国,但修行在德庆帝国。此番要屠灭你飞鹰门,概因你宗门之人竟然要将秦某世俗界的族中后辈子弟劫掠而去。既然被秦某遇到,自是会出手一番。下面道友是不是可以对秦某说说那位韩道友之事了,”|

    秦凤鸣并未隐瞒分毫,侃侃而谈,和盘说出了前因后果。

    听闻秦凤鸣此言,面前的花白须老者终是面色为之一变。他直到此时,才终是明白,自己宗门因何会招惹到如此一名手段强大修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