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再见陈天浪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此时,秦凤鸣已然进入到德庆帝国腹地极远,虽然未到双方争斗的最为激烈处。但所过之处,双方所属宗门也已然时有争斗发生。

    这些争斗仅是零星的数名或是十数名修士间的争斗,远沒有成规模。

    争斗的修士修为更是参差不齐,低到聚气期修士,高到化婴之境。但涉及到化婴后期大修士境界修士的争斗,秦凤鸣还从來未曾遇到过。

    而此时面前所显露三道强大能量波动,无疑正是三名大修士。

    神识放出,两百里外情形很容易就清晰显露在了秦凤鸣脑海。只见远处三名修士,两男一女。一名白发白须白面的老者正在施展强力手段,与对面一男一女争斗不休。

    那一男一女,男的年岁看上去有五十多岁年纪,相貌倒也威严周正,修为已然达到了化婴顶峰。那女修半老徐娘,虽然有了老态,但依旧风韵犹存。境界竟也已然达到了化婴后期。

    当秦凤鸣看到那名白面白须,显得仙风道骨的老者之时,眼中不由精芒一闪,脑海之中陡然想到了何人。

    正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麒麟山太上长老陈天浪。

    当初在昊域国黄岩洞交换会之时,秦凤鸣曾经与蓝雪儿一同参加过,那交换会便是麒麟山联合其他几大宗门共同举办的,而陈天浪也正好在那拍卖会之中。还曾经与秦凤鸣交换过一些珍惜之物。

    对于陈天浪,秦凤鸣印象颇佳。

    虽然当初他仅是一名化婴初期修士,但陈天浪非但沒有看轻他,更是对其和颜悦色,与其公平交易了一番。所说言语更是对他大有结交之意。

    虽然秦凤鸣知晓,陈天浪此举乃是冲他所言说的那所谓的师尊之过,但由此也可看出,陈天浪生性却也豁达,非是无良之辈。

    此时见到陈天浪被人围攻,秦凤鸣自是不会束手不理,身形一动,依旧向着前方飞遁而去。

    对于另外两名修士是何人,他并未理会。

    反正此时是在德庆帝国境内,就算出手灭杀对方,也不会为莽皇山招惹什么麻烦。

    修仙界本就沒有什么对错之说,有的也仅是自身利益,而秦凤鸣更是有自己行事规则,故此面对旧识,他自然要出手相帮。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老夫羌州刘同旭。”

    秦凤鸣虽然敛气之下,但急速的身法还是有一丝能量波动显露,三名大修士虽然争斗不休,但到了众人身周,也极为轻易便发现了他存在。

    三人各自收归了法宝,相对站立,戒备之意均是明显。

    秦凤鸣身形刚刚显露出身形,那名五十多岁的老者便冲秦凤鸣一抱拳,表情平静,眼中精芒闪烁的开口道。

    “羌州刘同旭,羌州刘家,但不知刘道友可认得刘延,”

    闻听对方之言,秦凤鸣不由略是一顿,心中思虑之下,口中不由开口道。

    刘延,当初他曾经在大梁国荒芜森林之中,与一名自称是羌州刘延的修士争斗过一番,双方对对方手段均是佩服,故此便握手言和了,那时刘延曾经言说,他是羌州刘家之人。

    此时听闻对面老者竟然自称是羌州刘家之人,自是要问询一番。

    “刘延,嗯,好像老夫有一个后辈名为刘延,只是他已然消失了一百多年,此时也不知其下落,更是不知其生死。难道道友曾经见到过刘延不成,”

    刘同旭略一思虑,心中倒是想到有一个资质极佳的后辈名为刘延,只是那个后辈一向不服管教,刚刚进入成丹,便外出游历了。

    此时听闻面前此名化婴顶峰修士竟然识得刘延,老者心中也似一喜。

    “嗯,道友所言不错,百多年前,秦某在大梁国荒芜森林内曾经见到过一次刘兄,刘兄与秦某一见如故,此时见到刘兄长辈,心中也很是高兴。”

    就在秦凤鸣与刘同旭对答之时,站立远处一直戒备的陈天浪也是双眉紧皱,看视秦凤鸣不止。

    修士记忆力超强,可以说过目不忘,数百丈外的青年修士,他感觉极为熟悉,但一时却也不敢确认什么。

    无他,因为此时秦凤鸣所显露出的境界威压让他心中实在难以确认,面前这名青年修士,就是百多年前在黄岩洞交易会中所见到过的那名化婴初期修士。

    故此之下,陈天浪冷眼旁观,心中已然退意大起。

    面对刘家两名大修士,陈天浪已然感觉极为吃力,此时对方如果再添加一名帮手,他势必难以抵挡,一个不好,就是被对方擒杀当场,也是极为可能。

    “陈道友一向可好,秦凤鸣给道友见礼了。当初一别,已然百多年不见,陈道友体内灵力更加精纯了,看來与招引天劫,也是为时不远了。”

    不待刘同旭答言,秦凤鸣已然身形一转,面对数百丈外的陈天浪,抱拳拱手,面带笑意的开口说道。

    “啊,你真得是秦小友,真是未曾想到,仅仅百多年而已,小友竟然已经进阶到了化婴顶峰之境,如不是小友张口承认,陈某绝对不敢确认。”

    双目凝光注视秦凤鸣,陈天浪闻听之下,才终是知晓,面前的青年修士,就是当初与自己有过交易的那名化婴初期青年修士。

    看着秦凤鸣,陈天浪双目之中还是闪现着难以置信之色。

    修为到了化婴之境,每进一步,无不是艰难异常,别说进阶化婴后期之境,就是从初期到中期,就足可以让太多化婴初期修士饮恨。

    面前青年在百多年时间之内,不仅突破到了化婴中期、后期,更是一举达到了化婴顶峰,仅是想想,就让陈天浪心中一阵惊愣。

    “陈道友谬赞了,但不知三位道友,因何在此地争斗一起,”

    微微一笑,秦凤鸣不再言他,而是扫视三人一眼,开口问道。

    到了此时,陈天浪心中已然安稳,他已然确信,面前秦姓青年,并不是对面一方之人,否则绝对不会问出如此言语。看视刘同旭二人一眼,表情阴沉开口道:

    “想來秦道友也已知晓几大宗门争斗之事,陈某身为麒麟山修士,本是剑南书院一方之人,而羌州刘家,一直是青龙宗所属修仙家族。此番陈某路过羌州,不期与二人相遇,自是要争斗一番。不知秦道友对双方大战之事有何看法,”

    以陈天浪见识,自是看出,面前青年也仅是认识刘家的一名弟子,并非就是真与刘家有何深厚交情。故此之下,他心中稍安。同时也想探视一番面前青年意思,就是不帮自己,也最好束手两不相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