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 疗伤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哈哈哈,贱婢,如不是唐某此时状态不佳,神魂之力消耗过巨,要灭杀你,当也不是什么难事。此番就让你二人多活一时。噗,~~”

    巨大青蒙蒙罩壁闪烁之下,唐辅仁的身形显露在了付琼面前。看着此时面色苍白,但满面怒意的女修,一阵狂笑之声响起。

    但就在他话语说完之时,突然他身躯一颤下,一口浓血陡然喷吐而出。

    面对如此异变,唐辅仁面色陡然大变,看视一眼禁制罩壁之外的付琼与远处的秦凤鸣一眼,不再有任何言语的身形一转,急速向着远处白雾笼罩之处激射而去了。

    看到禁制之中的唐辅仁如此,付琼眼中仅是精芒一闪,脸上并未有丝毫欢喜之色闪现。

    她当然看出,那可恶的中年修士,只不过是身体各种机能透支,并非是身体受了什么伤痛,以对方之能,只需静养数日,就可完全恢复。

    对于付琼与唐辅仁的争斗,此时盘坐在石地之上的秦凤鸣,当然看在了眼中。但他此时状态,实在糟糕到了极处。

    虽然那魂力巨蟒并未如虬面大汉一般,将他的魂魄精魂摄去。但经此一番诡异攻击之后,他自身状态虚弱到了极处。

    奋起体内可以操控不多的法力,他已然将龙纹龟甲盾握在了手中,同时更是强忍神魂剧痛,已然对三具傀儡做好了随时祭出的准备。

    他此时,状态差到了极处,仅凭他此时状态,别说面对一名大修士,就是一名普通化婴修士出手,他都沒有丁点把握能够安然应对。

    对于付琼,秦凤鸣当然不会完全放心。故此之下,才强忍着体内不适,还是做出了后手准备。

    看着面前青幽幽罩壁重新闪现,中年修士远遁远方,付姓女修虽咬牙切齿,痛恨两件法宝遗失,但也知此时她已然沒有了丝毫报仇可能。

    回身看视秦凤鸣一眼,眼中似有一丝精芒一闪。但很快便又隐去。

    身形一动,便向着一旁一块空地而去,双手急速挥舞,一个禁制法阵便出现在了其她身周。

    看着那法阵禁制能量涌动,倒也是一威力不俗的禁制。

    见到付姓女修并未施什么过河拆桥之事,秦凤鸣才略是放心下來。但他并未就此安心什么,而是神念一动,急速传音了两句。

    接着人影一闪,白怡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当场。

    看到秦凤鸣此时苍白的面容,白怡猛然一惊,看视一眼远处禁制光罩中的女修,白怡并未动问什么,而是随手将玄音化血阵布置在了身周,禁制荧光一阵闪烁,就此消失隐匿了身形。

    看着一名女修现出身形,刚刚隐入法阵中的付琼,面色也是一怔,但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虽然心中略有震惊秦凤鸣身边会有其他修士存在,但对于现身的修士修为,她还是并未看在眼中。

    并且付琼还错认了,以为白怡乃是秦凤鸣的双修道侣。

    要知道,虽然秦凤鸣看似年轻,但身为化婴顶峰修士,哪一个不是存活了数百上千年之久。能够有一名三十余岁漂亮化婴中期女修的双修道侣,倒也说的过去。

    对此,付琼不会动问,秦凤鸣也不会主动叙说。

    随着法阵的激发,秦凤鸣低声传音几句后,身形一闪,忍着体内神魂剧痛,他直接进入到了神机府之中。

    并未与离凝与公孙静瑶言说,而是直接进入到了洞室之中。

    此一番受到唐辅仁依靠某种禁制手段攻击,秦凤鸣虽然未与虬面大汉与崔姓女修一般,被直接灭杀神魂精魄。但也受到了不小损伤。

    如果不是识海之中的桑泰魂魄及时苏醒,并施展手段将其识海护卫,他能否躲避过唐辅仁的那波攻击,可能性绝对不会超过五成。

    虽然如此,但此时,秦凤鸣的魂魄还是受到了一股奇异能量的侵蚀。

    让他此时魂魄感觉极为无力,好像他磅礴的神魂之力受到了什么禁锢,难以再调动从容了。

    此种状态,如果是其他修士碰到,说不得可能束手无策。

    但对秦凤鸣,却并非不能恢复。

    化宝鬼炼诀,本就是一通过神魂之力來锻炼体魄的一种奇异功法。不仅可以让修士体魄得以淬炼,更是可以让修士的魂魄精魂得以加强。

    对于神魂中的那股奇异能量,此宝诀,当然可以将之炼化或驱逐。

    对于秦凤鸣此时状态,离凝与公孙静瑶虽然面现关心之色,但二女谁也沒有动问什么。因为二人心中清楚,以她们此时实力,绝对难以插手分毫。

    在得到秦凤鸣平静叮嘱之下,二女乖巧点头,谁也未显露出太过急切之意。

    此时的秦冰儿,依旧在道道红光笼罩下,全力炼化那块火凌霄根瘤。

    一个月后,秦凤鸣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神机府洞府之中。

    “公子(秦大哥),你沒事了,”两声少女娇柔中带着些许急切之声几乎同时响彻而起,接着两道婀娜身影急速站起,同时到了秦凤鸣近前。

    “呵呵,让你们担心了,虽然小有不适,但经过如此长时间静养,已然完好如初了。此处危险不小,故此你们还是待在神机府安稳,那处洞室之中有不少各种典籍,你们可以随意翻看。如果冰儿有何异样,要第一时间告知我。”

    此时的秦凤鸣,精神奕奕,身姿挺拔,已然沒有了先前的惨白面容。冲二女点头下,微微一笑,平静非常的说道。

    好像原先之事,根本就是一件小事一般。

    二女知晓此地非是安稳所在,故此点头之下,并未多言什么。

    此番恢复了神魂之后,秦凤鸣第一时间进入到了识海之中,与桑泰言谈了一番。首先对桑泰的出手,表示了感谢。然后二人对于唐辅仁所施展的那种诡异秘术,进行了一些探讨。

    对与那可以操控对方神魂的诡异秘术,秦凤鸣可是心有忌惮不已。

    本來此事问秦冰儿最为合适,但此时冰儿依旧重伤未愈,只能与桑泰魂魄言谈一番。未曾想到,此种秘术,桑泰倒是知晓一些,让秦凤鸣也是略有震惊。

    桑泰,可以说是古代魔界之人,他所处的那个时代,许多典籍秘术比此时要丰富许多倍。

    在桑泰的叙说之下,秦凤鸣终是了解了一些术咒手段。

    虽然不能说与唐辅仁所施展的那术诀相同,但也大有许多相通之处。

    经过秦凤鸣十数日的细心钻研之下,对那诡异能量,他终是做到了心中有数,虽然不能再遇到那诡异攻击能够完全破除,但平安应对过去,已然有了几成把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