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 石台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秦凤鸣虽没有在空中急速飞遁,但他此时也已然浑身法力激荡,将身法催至到了极处。

    不管那风源之地存在如何诡异,亦或是有何强大妖物存在,既然此时出现了异样,那就比毫无变化强上很多。

    身形在石地之上急速闪展腾挪,秦凤鸣双手并未闲着,道道能量激射而出,在其所过之处,留下了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应到的印记。

    此时的速度,虽然不能与他驾驭雷电遁激射相比,但比起成丹修士的激射身法,也已然不会相差多少。

    就算他在地面之上疾奔,但他身体之上,依旧让他感到了一股厚重挤压之力及身。体内法力急涌,金身诀与化宝鬼炼诀炼体秘术同时激发,体外的那种强大挤压之力才摒除。

    化宝鬼炼诀,虽然是一种修习神魂之力的特殊功法,但对只要运转,就可让其身体充斥一种奇异之力,让其浑身变得坚韧大起。虽然不能说一纯粹的炼体功法,但就是比专门的炼体功法,功效还要强大两分。

    唯一不同的是,必须要激发化宝鬼炼诀秘术,才能让身体变得坚韧。

    不像金身诀,只要修炼,就可让身体自身变得韧性大增。

    随着秦凤鸣激射向前,那股微风,也变得逐渐加大起来。两个时辰后,秦凤鸣已然飞奔出去了数万里之遥,身周的风声,已然呼呼响起。

    同时数百丈高空之中的那灰白雾气,此时也已然涌动大起。

    急剧翻滚卷动之中,逆着风吹方向,急速奔腾而去。

    与此同时,越是向前飞奔,其越是感觉有一股奇异气息扑面,那股奇异气息没有其他功效显露,只是让他自身法力急剧消耗。好像那股气息能够自他体内将法力吸纳而出一般。

    虽然仅仅疾驰了一两个时辰,但秦凤鸣体内的法力,已然消耗了近三成。

    三成法力,对其他化婴顶峰修士而言,绝对早已损耗一空了,就算是聚合修士,也定然已经体内法力耗尽所剩无几了。

    前方到底存在何种之事,秦凤鸣虽然不知晓,但他此时,心中却有了一些希冀之心。

    这可以损耗修士五行法力的功效,正是玄极塓水强大威力的一个方面。

    如此境况,让秦凤鸣更加确信,这处广大的地下之地,应该就是玄极塓水存在所在。而此时身周大风,应该就是那玄极塓水所生成的异象。

    怀着心中思虑,秦凤鸣自是不会顾忌法力消耗,全力催动身法,急速先前疾驰而去。

    再次行进了半个时辰,秦凤鸣身形一滞,急速身影,噶然而止在了当场。

    停身片刻后,他年轻的面容之上,所显露的满是震惊、诧异以及惊喜复杂神色。

    此时,距离他停身所在千里之远,正有一庞大惊人的异象展现。

    一座方圆数十丈高的坚固石台,耸立在空旷的石地之上,在石台正中,有一巨大法阵显露,一显露五彩霞光的巨大禁制罩壁,将占地数百丈的巨大石台包裹在其中。

    禁制五彩荧光显露,一股就是站立千里之远,都让秦凤鸣为之心中惊颤的恐怖气息密布在巨大禁制之上。

    偌大禁制之中,此时正有一股巨大达两三百丈之巨的青蓝光柱闪现,青蓝色光芒闪烁,显得绚丽、清冷气息蕴含。巨大光柱自禁制之中照射而出,直接没入到了高空之中正在剧烈涌动的灰白雾气之内。

    自那巨大光柱之中,秦凤鸣竟然感觉到了一股浓稠之极的腐蚀剧毒气息。

    那剧毒,与头顶之上弥漫的雾气之中所蕴含的腐蚀毒性一般无二,所不同的,是其所蕴含的毒性更加强大。

    在秦凤鸣小心谨慎之下,神识仅是与之稍微触碰,便有大量神识被那光柱所消熔不见踪迹了。如不是他早就有所心理准备,势必会神识受到重创不可。

    此时身周之中,那股急剧消耗法力的诡异气息,更加的浓重。

    就算他站立不动,丝毫法力也不运转,他体内的法力都会在他不经意间慢慢消耗。虽然不是太过急速,但还是能够让他感应到。

    距离千里之遥,他自然不可能看到那高台之上到底存在何物。

    但此时,秦凤鸣已然可以确定,那逆天的玄极塓水,应该就存留在那高大石台之上。

    秦凤鸣不是菜鸟,自然不会被面前情形惊的失去思绪。

    那处是玄极塓水所在之地不假,但感应着四周诡异气息弥漫之地,他是绝对不敢毫无顾忌的直接上前查看的。

    让其心中稍安的是,前方之地的岩石之中,并没有在玄极山脉之时的那种恐怖毒性物质存在。让他可以放心踏在上面飞驰。

    站立片刻之后,将自身法力补充充盈,身形一动,再次向着前方奔行而去。

    此一番飞奔,秦凤鸣不再驱动体内法力施展遁术分毫。面对那从未见到过的玄极塓水,秦凤鸣心中的兴奋,远没有心中畏惧大。

    面对那传闻中仅需要一滴,就可将一座巨大山岳消熔的玄极塓水,他要说没有忌惮、恐惧,那绝对不现实。

    虽然知晓那玄极塓水珍惜逆天,但他更在意自己的小命。

    此时他双手之中,一只紧握银灵盾,一只托着神殿。同时体内的噬灵幽火,也已然将他全身筋脉完全护卫。

    面对前方未知危险,他已然将此时能够存有的强大防御手段全都准备停当。

    随着身形的慢慢逼近,那种体内法力消耗感觉虽然没有急剧增加,但秦凤鸣对远处那巨大光柱所蕴含的腐蚀毒性,却越发感觉明显了。

    身周狂风呼呼刮过,虽然没有蕴含锋利风刃,但如果是一名筑基修士站立当场,绝对已然不能安稳站立。势必会被狂风席卷,急速倒退而回了。

    秦凤鸣一路飞奔,竟然没有遇到多少危险的一直行进到了距离那高台十数里之地。

    虽然依旧有十数里之遥,但在这空无一物阻挡之地,凭秦凤鸣灵清神目的强大,已然对那高台所在一切完全都看在了眼中。

    随着那巨大光柱直插数百丈高空中的浓密雾气,石台四周,有一股狂暴之极的飓风旋转刮起,巨风向着四周急速蔓延,以高大石台为中心,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而在石台之上,一层五彩荧光护卫之中,一个仅有一两尺大的残破碗状物体孤零零的摆放其内。

    在那碗状物体之内,一团樱桃大小的青蓝绚丽荧光包裹的奇异粘稠液体在其中旋转闪烁,显得诡异且神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