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二章 炼化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此刻,那团樱桃大小的玄极塓水,正被一层层的五彩荧光所包裹。就是距离其仅有百丈之远,秦凤鸣也未再感受到哪怕一丝那种强大腐蚀毒性气息。

    对于如此玄奥神奇的禁锢法阵,就算是阅读过不少灵界典籍的秦凤鸣,也是难以弄明这法阵的虚实。

    看着面前情形,他心中有了一丝感悟,依稀感觉,石台之上原先所显露的庞大禁制,并不是布置在石台之上的。而就是面前这看似破败的小碗激发而出的。

    这一想法刚现,就让他心中深信不疑起来。

    炼化宝物,修士常用手段,便是用自身强大的婴火不断淬炼灼烧,通过丹火的强大,强自抹除法宝之上存留的神魂能量。此种手段,简单粗暴,但也极为有效,对大多数修士而言,可以说是唯一的一种手段。

    而面前如此场景,在那让秦凤鸣心中忌惮无比的玄极塓水面前,秦凤鸣就算胆子再大,手段再高,也绝对没有胆量,直接近距离操控婴火,炼化那虽然看上去没有多大危险的小碗。

    操控自身神魂之力,将之祭出体外并凝聚成团,并一直受心神操控。如此手段秘术,对其他修士而言,十之**之人难以做到。

    但对于修炼化宝鬼炼诀的秦凤鸣,此种操控神魂能量的手段,并不是多么困难之事。

    让神魂之力凝聚,并慢慢消耗吞噬那小碗之上的磅礴神魂能量,虽然过程看似凶险,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小碗之上的神魂反噬,但对秦凤鸣而言,却绝对是最为合适的手段。

    就算那碗中禁制骤然发难,释放碗中的玄极塓水,凭秦凤鸣之能,也有足够时间提前感应。而那小碗上的神魂印记之力,就算庞大反噬,秦凤鸣也可瞬间切断自身神魂之力,绝难对其自身有多大伤害。

    在神殿与银灵盾的双重护卫下,秦凤鸣心中更是安稳,没有太多顾忌。

    此处所在,依旧没有任何五行能量存在,秦凤鸣在坚持了两日之后,手挥舞之下,将神魂之力收入体内。身形闪动,退离出了石台,远离到了十数里之外。

    在这短短两日时间之中,他体内的磅礴法力,已然消耗殆尽。

    神殿,无时无刻需要他用法力支撑,而炼化那小碗,更是需要他强力催动神魂之力不已。

    此时的神殿,并没有完全激发,与完全开启可以说相差甚远。

    当初在寒风城中,那神殿高达上千丈,甚是宏伟恢弘、磅礴迫人。

    虽然神殿完全开启之后,可以滞留一段时间,但如果操控,其所需的法力能量,也绝对不是他能承受。而操控更是难以与此时相比。

    经过两日炼化,对那小碗而言,可能连其万分之一的神魂也未消熔。

    非是小碗之上的神魂就真多么强大,而是其附着在小碗之上,已然与那小碗之内所蕴含的本源融为了一体。要想将之分离消熔,就与抽丝剥茧一般,需要一点点的小心抽离。

    此一过程,可能要数年,亦或是数十年。

    当初秦凤鸣炼化那紫光龙魂殇灵宝,就曾经花费了上百年之久,虽然这小碗,秦凤鸣确信不是什么灵宝存在,但经过这两日的炼化,也让他知晓,绝对不是短时能够完成之事。

    以秦凤鸣的谨慎,在收起神殿之后,还是将禁仙六封阵激发了。

    此地,虽然不可能有修士或是妖兽存在,但必要的防御,还是不能哪怕轻心丝毫。

    秦凤鸣经历不可谓不多,陨落生死的场景也经历过数次,每一次,除去一些运气外,他一些提前准备下的后手所起作用也绝对是主要原因。

    身形停身法阵之中,秦凤鸣开始手握灵石,全力恢复自身法力与神魂之力。

    在这没有灵气的所在,虽然他此时身上的那小葫芦中灵液充盈,但他也不敢就此消耗。

    如果神机府之中的灵泉灵气也消耗完,那他再遇到危险之事,要想立即恢复自身法力,将绝对不可能。

    吸收灵石中能量,虽然缓慢,但对秦凤鸣而言,此时是一件最为合适之事。时间,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丝毫制约,自是可以慢慢消耗。

    此时唯一让秦凤鸣心中有所忌惮的是,便是不知那玄极塓水要经过多久才会被释放。面对那恐怖的腐蚀毒性,虽然他心中确信凭借神殿强大,可以抵御,但没有真正试验过,他也心中无底。

    他进入这地下漆黑之地,已然有了一年之久,但也仅是这时才感应到了风起,并寻觅到玄极塓水所在之地。

    以此推断,石台禁制,可能要经过一段很长时间,才会再次开启。

    但此刻,在他炼化那小碗情形之下,那时间间隔是否会有变化,是谁也不知道之事。以他一向谨慎性格,就算是再如何费事,也不会心存侥幸,省略防御之事的。

    数日后,秦凤鸣再次收起了法阵,驱动出神殿,身形出现在了石台之上。

    时光流逝如穿梭,秦凤鸣周而复始的如此反复,这一待,便是近一年。

    在这一年之中,秦凤鸣并没有哪怕放松一毫,每次登上石台,都会提前祭出神殿与银灵盾。而离开石台,更是会激发法阵护卫。

    让秦凤鸣心中忌惮的那强大禁制并未显露,而那恐怖腐蚀毒性,也并未出现过一次。但这并没有让秦凤鸣有丝毫心存侥幸之心。

    停身远处,秦凤鸣自身法力恢复之后,并未再登上石台,而是站立在法阵之中,眼中蓝芒间或闪烁,注视向石台之上孤零零摆放的破碗。表情,变得有了几分谨慎凝重。

    数日后,一声震耳的翁鸣之声,骤然自石台之上响彻而起。伴随着此声震耳翁鸣,一团五彩光芒也随即闪烁而起。光芒耀眼,让秦凤鸣不敢直视。

    随着一层层的五彩霞光自小碗处向着四周激闪,一座几乎将整座广大石台都笼罩的巨大法阵罩壁,再次闪现在了当场。

    五彩巨大罩壁闪烁,一巨大青蓝绚丽光柱直冲向高空,剧烈的狂风乍起,再次向着四周席卷而去了。

    看着面前骤然出现的一幕,秦凤鸣年轻的面容之上,竟有了一丝笑意显露。

    面前景象,与他所料几乎一般无二。那石台法阵,果然是每隔一年时间,便会展现一次。

    十日后,磅礴的景象,如同开始时一般,噶然而止,消失不见。

    一连三年,此种规律都没有丝毫变化,这让秦凤鸣心中不由也略是放松了下来。之后时日,他不再祭出神殿,而仅是将银灵盾护卫在身前。

    在这漆黑地下空间之中,秦凤鸣这一待,便是十三年之久。

    这十三年中,秦凤鸣如同设置好程序的机器,两点一线的重复动作,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改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