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二十章 阴谋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听闻面前二人竟然是典籍之中有所记载的纪氏双魔,秦凤鸣心中也是大为一动,双目不由为之一眯。

    漠山双魔,在冰原岛之上倒也是赫赫有名。

    二人不仅心狠手辣,经常吞食修士以修炼魔功。且还是极有心机之人。对于一些大宗门修士弟子,根本就不招惹。被二人灭杀的,是一般散修与小宗门或是家族修士。

    故此二人虽然结怨众多,但冰原岛上的三大宗门修士却与二人没有直接冲突。也因此没有惊动三位通神修士强力出手绞杀二人。

    而一般小宗门,面对这两名凶魔,根本就不能将人家如何。

    更是有谣传,这两兄弟二人当初曾经在外闯荡之时,曾经与其他岛屿之上一位通神老怪结仇,被那名通神境界之人追杀了许久。

    但二人并未陨落,反而活蹦乱跳的返回了冰原岛。

    也就是因为如此,更加让这兄弟二人的凶名远播,无人敢挑战二人了。

    未曾想到,朱家老者竟然与这兄弟二人有所联系,且还将之邀请来此,专门针对他们众人。

    “嗤!”一声轻微之极的破空之声,突然自秦凤鸣身后响起,一柄能量波动不显的锋利利刃,忽的向着秦凤鸣的后心所在直刺而至。

    这一击太过急速且突然,在众人被面前朱家众人所吸引之时发难,让人根本就难以想到。

    随着利刃激闪,本来站立秦凤鸣身后的阮翰,面目已然狰狞之色大起,先前的忠厚之色荡然消失不见。随着那道利刃激闪,阮翰的左手手掌也随即急探而出,向着那只停身众人中间的冰海兽疾抓而去。

    非常明显,此时阮翰,已然不是那名面现忠厚的老者了。

    利刃刚一闪现,便到了秦凤鸣后心处,正站立不动,看视向对面纪氏兄弟的秦凤鸣,对于身后发生之事,好像根本就未能觉察。

    “啊,可恶,你想做什么?”一声惊呼,在阮翰身形闪动,出手抓向冰海兽之时,也骤然响彻在了当场。

    随着惊呼之声,一只手掌激闪而出,向着阮翰的身形急拍而去。

    面对赵平的急速出手,阮翰根本未有丝毫畏惧避让。他既然已经打算出手偷袭秦凤鸣,自然已经将所有危险都计算在了心中。

    随着利刃激射而出,左手抓向冰海兽,其右手也已然急速挥出,迎着赵平的一记肉身攻击而去。

    赵平本就是修炼炼体功法之人,未曾料到,这名看似忠厚的聚合中期老者,同样是一名以肉身见长的修士。

    众人相距,本就仅有不到两丈之远,在聚合修士全力出手之下,已然没有了任何时间耽搁,手一伸,攻击便到了对方身上。

    让阮翰心中惊诧的是,他处心积虑,也是把握极大,被他施展过多次,也灭杀多人的利刃攻击,一闪便刺入到了面前站立不动的青年后心之处。

    印象中应该血光迸溅的场景,却并未展现在阮翰面前。

    利刃激闪,直接自面前青年身体之上一穿而过,向着前方激射而去了。急速而出的利刃,根本就没有哪怕一丝触碰在肉身之上的感觉显露。

    而他紧随利刃探出的那只手掌,激闪之下,还未触碰到那只毫无抵抗之力的冰海兽身体之上,忽的感觉一股炙热冰寒气息陡然出现在了手掌正前方。

    还未等阮翰有所反应之时,一柄两三尺长,闪现红蓝光芒的飞刃,已然切切实实的削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丝毫疼痛也未显露,他的手掌连同一段手臂,便已然与他的身躯失去了联系。一股冰寒顺着断壁之处急速侵入到了他的经脉之中,一闪,便直接进入到了识海之内。

    浩瀚识海之中,陡然一股恐怖气息席卷而起,大有将他的神魂都禁锢之意。

    “啊,不好!”一声惊呼豁地自他口中响起。一股恐怖之意刹那便自他心底急涌而起,瞬间将他整个身躯包裹在了其中。

    此时的阮翰已然明白,他的这一番图谋出手,早已然被对方识破,并且已经有了应对他的强力手段。

    就在阮翰惊呼之声响起,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之时,赵平的一道强大肉身攻击,也已然击打在了阮翰祭出的那道手掌之上。

    一声凄厉的骨头碎裂之声,随着双方手掌的接触,陡然响彻在了当场。

    阮翰的另一只手臂,随着赵平蕴含怒意的出手一击,也已然自他的身体之上断裂开来。

    按理而论,对两名修炼炼体功法的聚合中期修士而言,仅是一击,当然不可能让另一人受到如此大伤害。最不济,也应该能够确保自身全身而退才是。

    当此次,在受到红脸剑刃的攻击之下,阮翰已然失去了争斗之心。

    并且在那股急速侵入识海的诡异冰寒能量作用之下,阮翰更是已经没有了操控自身法力,全力加注到右手之上的能力。

    而赵平,更是普通的炼体之人,其乃是凡人突破先天之境修仙的。如此攻击之下,阮翰手臂瞬间崩碎,也没有什么意外。

    “哼,秦某最恨他人欺骗了。既然你找死,那就将性命留在此地吧。”

    就在阮翰心中惊恐,一边舍命一般的急速后退,并全力运转自身魂力,强力抵御那股骤然侵入到了识海的诡异冰寒能量之时,一声冷哼之声突然响彻在了他的耳畔。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随着话语之声,也闪现在了他的身旁。

    一张年轻的面容,并没有丝毫异样情绪,如同第一次相见之时一般,表情平静的正双目看视着他。

    “爆!”

    阮姓老者也是一名狠辣之人,面见如此情形出现自己面前,竟然双目狰狞之色一起,一声暴喝陡然自其口中呼喊而出。

    他竟然在神魂即将沉沦之时,奋力的要将自身肉体自爆在了当初。

    “到了此时,你还想害人,真是不知死活。”随着淡淡的话语声响起,一道恐怖的能量,已然侵入到了他的身躯之中。

    随着能量入体,本来磅礴的丹海能量,豁然变得波澜不惊起来,阮翰所驱动的法诀之力,已然不能再将自己丹海中的能量调动分毫。

    未等其心中恐惧涌现,他的头脑已然一昏,就此失去了意识,昏死在了当场。

    手一探而出,一团黄芒一闪,阮翰的身躯便消失不见了踪迹。

    “小辈,你竟然将阮道友擒杀了!”一声暴怒之声,随着阮姓老者的消失,也陡然自远处的朱家老祖口中呼喊而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