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 恩将仇报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哼,通神修士又如何,秦某就与你碰上一碰。”口中私语之声响起,秦凤鸣心中一股坚韧之意喷涌而现。

    对于通神境界修士,他并不是没有碰到过。

    虽然此时他并不自认能够将通神修士斩杀,但凭借他自身之能,也绝对不是任由对方随意拿捏的。

    神识扫过,身形一转,便向着前方一处靠近云蒙山的所在激射而去。

    面对一名通神修士,秦凤鸣心中虽然并不畏惧,但他也是知晓危险存在。而身在云蒙山边缘之地,就算不敌对方,也可冒死进入到云蒙山雾气笼罩之地。

    虽然进入其中有陨落之险存在,但对方同样有危险。

    云蒙山,杜绝通神修士进入其中。只要通神修士进入,轻则被传送而出,重则直接被云蒙山中的禁制灭杀。而且在云蒙山其他所在,就算是通神修士,也无人敢进入其中。

    因为那云雾之中所蕴含的强大幻境禁制,可以让通神修士都忌惮非常。

    秦凤鸣当然不认为自己就能抵御下那云雾中的禁制,但如果万不得已之下,他倒是不介意冒死进入其中。

    大不了直接祭出神殿,进入到其中躲避一时。

    停身在距离云蒙山百多里之远处,秦凤鸣表情凝重之色大显,看视急速而至的一道遁光,双唇紧闭,一语不发。

    “你就是秦姓小子?”蓝芒闪烁,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

    “你是冰离宫的崔震海前辈?”目视现身而出的中年修士,秦凤鸣脑海急速转动之下,一声惊呼自他口中而出。

    他当然没有见过冰离宫太上老祖崔震海,但面前中年修士,浑身散发着通神修士才具有的强大威压气息,且其面容,竟与崔天笑有几分相似。

    凭这两点,他如果还不能判断出面前中年修士是何人,那就真该死了。

    “呵呵,你竟然识得老夫,不错,老夫便是冰离宫太上老祖崔震海。”面对停身站立的秦凤鸣,中年修士并未显露出多少杀意,脸上笑意一展道。

    “晚辈秦凤鸣,拜见崔前辈,不知前辈来此,可是有何事需要晚辈去办吗?”

    心中念头急转,秦凤鸣猛然心头一震,一种不好预感陡然而现。但他表情依旧平静,躬身一礼,丝毫异样也无的开口道。

    他与冰离宫可谓是恩怨不少。冰海城少主是他所救不假,但他也曾经出手灭杀了冰离宫两名聚合修士。更是因他之过,让一个依附冰离宫的修仙家族彻底泯灭。

    他可不会相信,面前的这名冰离宫太上老祖是专门前来对他表示感谢的。

    “哼,万灵山脉汤家之事想必是你所为吧?”刚才的和颜悦色瞬间消失不见,一股凶戾迫人气息陡然而现,两股凶厉目光闪烁,直逼秦凤鸣而至。

    见到面前通神修士如此变化颜色,秦凤鸣并未表现出如何惊惧神色。对方此举,不过是下马威而已。自然不可能吓到他。

    “汤家发生了何事晚辈不知,不过汤家老祖却是晚辈灭杀的。当时发生了什么,想来前辈已经知晓了。事出有因,难道晚辈束手,让汤家之人灭杀不成?”

    “不管如何说,因你之过,此时整个汤家数千族人已然陨落,如此大灾祸,难道你区区一言就能够抵消不成?”满面怒意,崔震海一声冷喝声响起,一股磅礴威压气息喷涌而出,一个卷动便到了秦凤鸣面前。

    面对此股磅礴气息威压,如果是一名普通聚合修士,心中定然会惊恐乍现,面色难以再保持平稳之态。

    聚合修士,与通神修士相差一个等级,无论自是法力,还是手段威能,都可以说有天壤之别。

    修士,越是修炼到后面,进阶越是困难。

    哪怕进阶一个小阶,都可能阻拦下数以万千的修士。整个冰原岛之上,才仅有三名通神修士,这已然说明了其中是如何艰难了。

    而每一进阶,都可让修士增加自身强大实力。

    面对对方的气息逼迫,秦凤鸣脸上神色虽然也略是一变,但并未达到崔震海的心里预期。

    “催前辈,晚辈当初与崔天笑道友说的明白,秦某出手救助崔长生,并没有言说借助崔道友之能抵御汤家逼迫,只需崔道友不插手汤家与秦某间恩怨而已。晚辈虽然修为低下,但从来没有想过要以崔道友之威当挡箭牌。后面发生之事,皆是晚辈与汤家个人恩怨,汤家之事算在晚辈头上,晚辈也不推却,不过前辈如果出手灭杀晚辈,是不是显得不太合适?”

    听着面前青年不卑不亢的言说,崔震海心中不免略是冷笑一声。

    自崔天笑口中可知,面前之人虽然是聚合中期修士,但手段就是比聚合顶峰之人也丝毫不差。但身为通神境界的他并未如何在意。

    就算面前修士手段堪比聚合顶峰修士又如何,不一样是聚合修士。再如何逆天,也绝对不可能有通神境界修士的强大手段。

    “哼,要灭杀你,崔某哪里用得着找什么借口。老夫问你,当初你是用何种灵草将生儿体内道伤治愈的?”

    崔震海口中说着,双目看视秦凤鸣,大有要将他浑身看透之意。

    听闻到对方此问,秦凤鸣才终是明白对方因何要前来堵截自己。原来对方所惦记的是自己身上的掌翠斛。

    掌翠斛的珍贵,秦凤鸣已然自擎天兽口中知闻,此时自然不可能说出。

    “前辈原来想要晚辈的一个丹方,这有何难,只要前辈能够拿出等价之物,晚辈自然可以交给前辈当初所用丹方。”

    到了此时,秦凤鸣也已然知晓,此番对方既然惦记上了掌翠斛,要想善了此事已然不太可能,故此心中一松,口中所言却已然极为淡然了。

    越是面对危险,秦凤鸣越是能够保持心态平稳。

    “丹方?小辈你想欺瞒老夫不成?老夫存活已经有了数千年之久,从来未曾听闻过何种丹方可以化解道伤。今日你只需交出救助生儿之时所用的灵草,老夫也不为难与你,否则如何,你心中自知。”

    到了此时,崔震海已然失去了再与秦凤鸣纠缠心情,口中说着,浑身磅礴波动显露而出。

    “前辈想要丹方,晚辈自然不会敝珍自赏,只要前辈能够拿出诚意就好,但如果前辈要想持强凌弱,凭借武力压迫秦某,那秦某便与前辈纠缠一番,看看堂堂的冰离宫太上老祖是如何恩将仇报的。”

    此时的秦凤鸣,已然不再有丝毫侥幸心里,体内法诀涌动,也已然做好了争斗出手准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