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六十章 旧识音信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一番争斗后,习先对于面对这位手段不凡,身有大杀器的仙符门女修,心中已经大为忌惮。

    如此此次不是有秦凤鸣现身而出,仅凭他与姬颖仙子二人,在对方祭出幻虱符之下,二人就算可以抵御一时,也绝对不可能有反败为胜可能。

    幻虱符虽然仅是简化之物,但其吞噬能量的恐怖功效,依旧是修士难以抵御的。任何五行能量在幻虱符面前,都难以对其造成哪怕丝毫损伤。反而会成为幻虱符所化银色飞鸟的口中食物。

    就算法宝自爆,也绝对是没有丝毫效果。

    此点,习先虽然没有尝试,但也心中确信。因为吞噬五行能量,本就是幻虱符的最为强大之处。

    就算是简化之物,这一恐怖威能可能有所消弱,但也不会舍弃。

    如果能与面前女修就此解除仇怨,习先自然求之不得。

    女修当然不是无智之人,见到习先如此言说,心中也是急速思虑。片刻之后,娇容之上忽自一变,似乎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

    “嗯,本仙子就信了你所言,不过你身上所携带的那一卷用紫雷金炼制的卷轴,却是我仙符门之物,上面本就有我仙符门特有标识,否则我也不可能一路追遁而至,将你堵截于此。那卷轴请你拿出,让我看视一看。”

    秀眉微皱,女修并未因为与秦凤鸣达成不再争斗协议,而有丝毫畏首畏尾。

    目视习先,面容上显露着冰冷气息,似乎所言是之事,根本不容习先推却。

    听闻到女修如此言说,习先表情也略是微变,手急速一番之下,一卷紫黑色的卷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华仙子所言的是这一卷轴吧?此物仅是一篇符箓炼制心得,乃是习某自一处海岛拍卖会之上所得。当时拍卖之人言说,乃是一篇玄灵前辈所著,故此习某才出手拍入到了手中。”

    紫雷金,乃是一种极为珍贵的炼器材料。此种材料极为难得,仅是拳头大一块,就足可拍出数百万中品灵石。

    虽然炼制这一卷轴所学紫雷金不会很多,但就算如此,不论这卷轴所著内容如何,就是卷轴本身,也算是一件珍惜之物了。

    习先并未迟疑,随着手一抬,手中卷轴便飞到了女修身前。

    “这就是当初我仙符门丢失之物,这一卷轴乃是我仙符门前辈所留,断不能让其流传在外,此卷轴本仙子收了,这里是三百万中品灵石,自然可以补偿你拍得这卷卷轴。”

    华姓女修倒也果决,根本就不等习先言说,直接便将一储物戒指取出,抛飞到了习先面前。

    “哼,你也不用窃喜,就算没有幻虱符,凭本仙子手段,也足可以将你那符阵破除,此番不与你计较,仅是不想做无谓争斗而已。等下次你招惹到本仙子,定然要你好看。”

    仙符门华姓女修不给习先机会,抛出储物戒指后,直接便面视向了秦凤鸣,秀眉倒竖,一股阴厉之意显露的冷哼一声道。

    “仙子如果愿意用幻虱符的炼制之法与秦某打赌,秦某自然愿意随时奉陪仙子活动手脚。如果没有让秦某心动的高级符箓的炼制之法,秦某可不想再与仙子做这无谓争斗了。白白损失符阵,可不是秦某能够承受的。”

    面对女修,秦凤鸣当然不会畏惧。对方的幻虱符虽然威能不俗,但他身上的符阵倒也不少,足可以将对方此种符箓完全抵御。

    至于其他手段,他更是不会担心。

    真正的通神修士都已经大战过一番,再面对一名聚合修士,他心中已经不再有分毫担心存在。面对女修的威胁言语,他自然不惧。

    “牙尖嘴利,以后再找你算账。”

    女修此时已然失去了再要出手的兴趣,冷声出口之下,身形一转,就此远遁而去了。

    “多谢秦道友此番出手相助。”见到女修远遁而去,习先再次冲秦凤鸣抱拳拱手,口中言说感谢之言。

    站立一旁的姬颖仙子,虽然未曾答言,但表情对远去的女修,似乎也是忌惮有加。

    “那女修手段虽然不俗,但真凭习道友与姬仙子之能,自然也不会太过畏惧,秦某也是凑巧路过而已。当不得什么感谢。不过秦某有一些疑问,不知习道友可愿意给秦某解惑一二吗?”

    冲习先二人一抱拳,秦凤鸣口中说着,双目不由凝视向了习先。

    见到秦凤鸣如此表情,习先自然略有不解。不知面前青年有何疑问存在。

    “当然可以,只要是习某明了之事,自是会告知道友。”对于秦凤鸣,习先心中也是大为惊诧。虽然对方与自己相差一阶,但手段绝对是属于极为逆天的存在。此番能够破除幻虱符,更是大超他意料。

    姬颖仙子当初虽然没有亲眼见到秦凤鸣出手,但见到他竟然胆敢以一人之力挑战汤家老祖几人,自然能够猜到秦凤鸣实力几分。

    此番一见,让姬颖仙子也是大为吃惊不已。

    “此地不是久留所在,如果两位不介意,你我去到一处安稳所在详谈可好?”虽然不担心那女修去而复返,但秦凤鸣还是不想久待此地。

    “但不知两位道友因何会到了此地,难道两位没有去到云蒙山吗?”小半个时辰后,三人寻了一处所在停下了身形。三人坐定,秦凤鸣直接开口道。

    “云蒙山,我二人当然去到过,只是在其中滞留了两年毫无所获,便出离了,此次来到此地,是想进入臧凤谷之中寻找一种灵草。”

    听到云蒙山三字,习先也是略显无奈之色,轻叹一声道。

    云蒙山中的诡秘,秦凤鸣深有体会,还真是不是轻易就能寻到那处所在的。对于习先所言的臧凤谷,秦凤鸣并未太过在意。其只是一处险地而已。

    “原来如此,先前道友曾经言说,曾经和一名与仙符门有仇隙的赤姓修士相识过,但不知那位修士名字如何称呼?”

    秦凤鸣之所以要与习先相谈,所欲想之事,便是有关那名赤姓飞升修士。

    飞升修士,且姓赤,这让秦凤鸣不由想到了当初人界隐逸宗太上老祖赤毅。

    当初集合十数位聚合修士,依仗强大法阵之力,才堪堪将赤毅困住在了当场。但在对方强大实力面前,还是让对方施展出了禁忌秘术,最终破碎了虚空。

    赤毅当初是否飞升到了灵界,秦凤鸣也是不知,此时听闻到有一名赤姓飞升修士,他当然要问清楚。

    “原来秦道友也对那人感兴趣,那位道友姓赤名毅,乃是一名自下界飞升到我天宏界域之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