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六十一章 相激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蓝鳞果,秦凤鸣只是骤然听闻,便不由的神情为之一震。

    此种灵果,可不是普通之物,乃是一种可以让普通修士身躯变得坚韧的奇异灵果。只要修士能够慢慢将之彻底炼化,就可让身躯坚韧如精铁。

    如果是一名妖族或是修炼有炼体功法的大能修士服食,只要能够承受灵果的强大霸道药效,就足可让其本就坚韧的身躯得以淬炼,让身躯的坚韧再次得以提升稍许。

    但服食此种灵果,也非是人人都能做到。没有通神修为的人族修士,实难抵御下蓝鳞果极其强烈的霸道药效。

    如果强行服食,轻则经脉被充爆,肉身毁坏。重则体魄损毁,神魂崩碎。

    就算是聚合炼体修士或是聚合妖族,也难说就能抵御下其强大药效。

    虽然有如此极其危险之事存在,但蓝鳞果可是一种近万年才会成熟一次的珍惜灵果,一名修士一生能够得到一颗,就已然算是机缘极其深厚了。

    此刻面前少年竟然能够拿出一颗如此珍惜的灵果,秦凤鸣也不由的大是为之惊喜展现。如此珍惜之物,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秦前辈,这位张姓修士可是幻星岛尧山张家之人,其族中有三位通神大能存在,前辈要多加小心。”

    就在秦凤鸣看视面前灵果,心中急速思虑之时,一声极其微小的传音进入到了他的耳中。这声娇柔的传音,正是身旁那名成丹女修所传。

    “哈哈哈,张道友果真又拿出了那颗灵果,就是不知那位道友是否敢接下这一珍惜之物。”在成丹女修传音之时,远处亭台之中也响起了话语之声。

    听到女修如此传音,秦凤鸣心中也不由一动。但他并未回身,也没有丝毫异样显露。对于其他修士看热闹之言,他自然也不会计较什么。

    “好,道友此颗灵果,当然可以挑战秦某一次。”

    看视那可显露在面前的蓝色灵果,秦凤鸣表情极为平静的开口答应道。

    “道友真是爽快,不过张某参加比试,一向只进行生死决斗,故此此次与道友比试,张某也不想坏了此规矩,此一点小小要求,想来道友不会拒绝吧?”

    少年毫无危害的面容之上,脸上笑意一展的再次开口道。

    始闻此一言,秦凤鸣本来毫无异样显露的表情,终是有了变化。

    修士比斗,有两种方式可以选择。一种就是先前秦凤鸣进行的一种,只诀胜负,不定生死。另外一种,便是生死决斗。虽然不一定是真正的诀生死,但让另一方身受重伤,将是毫无疑问之事。

    就算真得将对方灭杀在当场,也是符合赌斗规则的。

    此种争斗,对聚合修士而言,极少使用,因为众人损失一些珍惜之物还可接受,但真得就此陨落,是谁也不想的。

    闻听面前没有丝毫杀机显露的少年之言,秦凤鸣一时站立当场,没有立即开口答复什么。

    很是明显,面前这名人畜无害的少年,心机绝对是一名极其阴狠之人。

    对一名聚合修士而言,身在幻星岛之上,面对一个有三名通神修士坐镇的强大家族,要与其家族之中的一名被其家族极为看重的聚合顶峰修士进行生死决斗,能够有此胆量之人,想来不会有多少存在。

    自少年淡淡的笑意之中,秦凤鸣还是看出了隐藏极深的一股阴谋之意。

    少年此时心中安稳非常,他本就天赋极高,自身实力虽然不能与地榜修士争斗,但也是一名极为强大不凡之人。

    加上他身后强大家族存在,可以说在幻星岛之上,还真是没有什么人胆敢明目张胆的将他击杀。

    此刻身在此地的众聚合修士,见到少年再次施展出了此种做法,一些强大之人无不为之嗤鼻。但大多数之人,还是笑容满布,大有看热闹之意。

    “秦道友,这位张姓之人,手段实力与宫某并没有什么强大之处,只是其身后有一名通神中期、两名通神初期修士坐镇的家族存在,如果道友不想与之起什么冲突,宫某奉劝道友还是放弃那块玄光晶石为好。”

    就在秦凤鸣心中略是犹豫,打算传音问询身后女修有关张家之事时,一道略显熟悉的传音响起在了耳中。

    稍事一怔,秦凤鸣已然知晓此传声之人身份,正是先前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宫宇老者。

    听其意思,宫宇好像也曾经被面前少年敲诈过。

    “既然尧山张家少主想与秦某一决生死,那秦某自然不能驳了少主之意,既然要一决生死,那你我身上之物自然也可以算做赌注了。如果秦某在争斗之中陨落道友之手,那身上之物将全归张道友所有。同理,秦某如果侥幸获胜,那张道友身上宝物,也会落入秦某之手。此点想来少主不会有异议吧?”

    让在场近两百名聚合修士大是没有料到的是,秦凤鸣非但没有就此退缩,反而更是提出了以身家为赌注的比斗。

    先前之时,还可让对方失去抵抗之力下收手,但真得赌上身家,那就没有了丝毫妥协余地。

    如此之下,二人就真得只有生死相搏了。

    本来笑意展露,极为轻松的少年,在听到秦凤鸣淡淡话语之后,突然变得脸色难看起来。狰狞目光显露之下,一股冰寒冷意自其身上喷涌而现,让站立身旁不远的两名女修,同时面容为之剧变。

    还未等秦凤鸣有所动作护卫两女修之时,亭台之中一声轻微翁鸣骤然而起,一股极为绵柔之力陡然而现。

    张傲春身上所现恐怖气息,立即为之一凝,生生被禁锢在了当场。

    “秦某此意,也是为少主所想。凭少主实力,想来绝对有战而胜之的手段,如果不明确此事,说不得秦某身上之物会被魂海宗收了去。那对道友可是大为的不划算。”

    秦凤鸣眼中精芒一闪,并未理会空中乍现的禁制分毫,口中再次开口道。

    他越是表现的平静,对张傲春的压力就越是巨大。

    本来以张傲春本意,只是想敲诈对方一下,然后用少量代价将那块玄光晶石兑换到手。凭借他身后家族,想来就是那几名地榜修士,也不会对他再行什么争斗之事。

    但此刻,他先前的设想,已然全部落空,且事情发展也脱离了他的掌控。

    看着面前已然没有了丝毫异样的青年修士,张傲春心中的波澜,已然难以压制。

    对方不仅完全同意了他的生死比斗,反而更是决然的以身家性命为赌注。

    如果他答应,那将是不死不休的场面。虽然他有强大家族为后盾,但在此处比斗之地,家族的三位老祖可是不会相帮他分毫的。

    表情激闪,本来英俊之极,一副从容神态的少年聚合顶峰修士,一股惊怒之色自其双目之中显露而出,表情更是变得狰狞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