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八十七章 危机临身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山门之内,是片巍峨的殿楼之地。谢桦不敢再飞遁,而是极为谨慎的步行而去。

    穿过一层层院落,直接便到了最后面的一座最是宏伟的高大殿宇之前。

    停身在此座殿宇近前,秦凤鸣神识放出,探视向来时路径。片刻之后,一股凉意猛然自他后背显露而出。

    站立此处,他竟然无法探查到先前停身的那处山门之地。就是先前走过的路径,也已经有半数神识难以探查了。

    如此情形,足以说明此地对神识的压制强大了。但也说明那梅名为梅天祖的魂海宗太上长老,其神识之强大了。

    “很好,谢桦你与秦道友进入殿中吧。”那道淡淡的话语再次响起,依旧声音不是很大,但却听在耳中极为清晰。

    好像那声音主人,就是在耳畔叙说的一般。

    这次,连秦凤鸣也不得不躬身施礼了一下。

    推开厚重的殿门,秦凤鸣跟在谢桦身后,进入到了这座应该在魂海宗之中,地位极为尊崇的大殿之内。

    “弟子谢桦,拜见梅师伯!”始一进入宽阔的大殿之中,谢桦便疾步上前,对盘坐一张木塌之上的一名中年修士行跪拜之礼的恭敬开口道。

    秦凤鸣这次并未跟随谢桦急速前去,而是步履平稳的缓缓而行,停身在距离谢桦两三丈处,抱拳躬身,并未开口什么。

    “谢桦起来,你站立一旁,老夫与秦道友言说几句。”

    中年男子冲谢桦点点头,不假颜色的淡淡开口,话语说出,已然看视向了躬身站立的秦凤鸣。

    “晚辈秦凤鸣,拜见梅前辈,不知前辈有何吩咐,只要是晚辈能力范围之事,晚辈定然尽全力完成。”

    躬身之下,秦凤鸣口中话语说出,而其头颅,也慢慢的抬起了。

    虽然他已经进入到了大殿之中,但他却一直没有敢直面面前修士,更是没有敢用神识胡乱扫视什么。

    对方神识远胜自己,并且一些秘术可以感应到一些触碰自己身体的神识,如果被这名典籍之中言说性情比较怪异的通神顶峰修士有什么不好想法,那真就得不偿失了。

    此时目光恭顺抬头,自然不会让对方挑出什么毛病。

    面前的中年修士,始看之下,与寻常修士除去面容不同外,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如果凝神看去之时,秦凤鸣却猛然感觉,面前的中年修士身躯蓦地变为了虚影。

    面对此景,秦凤鸣猛然心头猛然一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面前的中年修士,只是一个幻境存在。”

    “咦,道友果真是不凡,竟然能够感应到老夫的异样存在。”

    就在秦凤鸣打算冒险施展灵清神目,仔细看视面前中年修士之时,只见中年突然虚幻一起,突自凭空如同星芒溃散消失不见了。

    而就在盘膝而坐的中年修士消失之时,距离秦凤鸣两三丈处,突然能量波动一起,一道身影凭空而现。

    就在中年修士重新现身而出之时,已然起身的谢桦,神色也为之大动,但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你修为不过是聚合顶峰之境,就能看出老夫不是实体,此点就是修炼有我魂海宗幻魂神通的谢桦都未能感知,秦道友是如何做到此事的呢?”

    话语与向前那道声音一般无二,但一股恐怖的神魂气息,却已经将秦凤鸣整个笼罩在了当中。

    但当秦凤鸣看视近在咫尺的中年之时,虽然刚才那种虚幻之感不在,但给他的感觉,面前之人,却仅是一个精魂之态存在一般。

    “回禀前辈,晚辈修炼有一种神目神通,对于一些虚幻幻境存在,有一种异于同阶修士的感知。刚才只是感觉前辈身躯略有异样,并不能真正的就确信前辈只是幻境虚影。”

    秦凤鸣不敢信口雌黄,所言大部分确是实情。对于老者所散发出的恐怖神魂气息,他表情也显露出了极力抵御之态。

    此时他可以确信,面前的这名中年,应该就是那名为梅天祖的太上长老本体,但其给人的感觉,依旧极为的诡异。

    面前通神顶峰的中年,果真如典籍所言一般,行事极为怪异,不能以常人度之。

    “嗯,秦道友,但不知你因何冒着陨落之险战胜了那地榜中之人,却又不要那枚地榜信符呢?”中年的跳跃极快,转言,已然问道了秦凤鸣关于那地榜玉佩之事。

    “回禀前辈,晚辈一向不好争斗,虽然此番侥幸战胜了欧阳道友,但晚辈也是惨胜,不仅身受重伤,更是损失了一件极为强大的法宝。如果收了地榜信符,那以后晚辈势必要经常接受其他道友挑战。一个不好,就可能真得小命不保了。为小命着想,那信符晚辈是不敢要的。”

    秦凤鸣此番话语,虽然不能十分的取信面前通神顶峰大能,但他除了如此言说,实在没有其他任何能够信服的借口了。

    而听到中年言语,站立一旁的谢桦,却是猛然身形一震,急急的看向秦凤鸣,眼中更是显露出了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之色。

    很明显,直到此时,他才知晓,秦凤鸣并没有要那枚地榜修士身份的令符。

    “哼,道友以为凭借如此几句虚言,就能谎骗得了梅某不成?你可知晓,你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获胜情形之下,而没有收取信符之人。”

    果然,随着秦凤鸣的话语之声,面前的中年修士陡然面色一变,一股凶煞气息猛然而现,犹如一头凶兽,张牙舞爪般的直向秦凤鸣啃咬而至。

    一股恐怖的禁锢之力,在那股凶煞气息刚一展现之时,便已然作用在了秦凤鸣身体之上,让其体内法力,都为之一滞,似乎感觉运转困难起来。

    “请前辈明鉴,晚辈确实无意争斗,当初与欧阳道友生死之战,也是因为欧阳道友要为他的一个朋友报仇之过。故此那地榜身份,不是晚辈所思之物。”

    虽然面前中年好像施展出了一些手段,但秦凤鸣倒也感觉到,对方并没有真得要斩杀自己。否则只需全力出手一击,自己就已经束手待毙了。

    故此之下,不管中年是否相信,他也只有一口咬定此事了。

    “小辈胆子倒也不小,别人或许不知,但老夫却是知晓,凭你之能,当初更是与一名通神后期之人争斗数年。区区地榜之人,你哪里有畏惧存心。”

    听到中年此言,秦凤鸣心头不由得猛然一紧,一股异样危险气息猛然临身,神识更是毫无顾忌的急速扫视向了此间大殿。

    面色骤变之下,目光更是锁定在了大殿中的某处空空的方位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