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八十九章 雪崩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秦凤鸣与党珂相距本就有两三里之远,就是身在了山峰之上,向上攀爬之时,党珂依旧领先了两三百丈之遥。

    站立在冰寒难以言说的山峰之上,党珂看视向下方正在拼力攀爬的秦凤鸣,嘴角之上,默然显露出了一丝冰冷笑意。

    其身形一转,手已然急速抬起,顿时数道道赤红匹练自其手中激射而出,化作一道道锋利枪芒闪烁的枪影,向着百多丈外的一座山峰轰击而去。

    “轰!~”一阵巨大轰鸣,骤然响彻而起。

    磅礴的能量爆炸冲击,立即便在枪影与高大山峰触碰瞬间展现,磅礴之力向着四周急速蔓延而去。

    “嘎吱吱~~”一阵瘆人的嘎吱声响,在爆炸能量急速冲击之下,也骤然自秦凤鸣头顶之上的山峰顶部响彻而起。

    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巨震,猛然自秦凤鸣脚下山壁之上传递而现。

    嘎吱声中,一片遮天蔽日的雪白之物,猛然自高大山峰之上坠落而下,向着正在急速攀爬的秦凤鸣,整个笼罩而来。

    而其双手抓抚的坚硬冰晶,此刻竟然有了道道龟裂痕迹。

    “可恶!”仅是瞬间,秦凤鸣便已经明白,那党珂,竟然将山峰之上,滞留了不知多少年的冰雪引动,爆发了雪崩。口中惊呼出声,秦凤鸣面色刹那变得狰狞大起。

    此处山峰之上的冰雪,可是不同于其他所在。

    其不仅厚重难以估计,且其冰寒坚韧更是难以言说。就是聚合顶峰修士全力祭出本命之物劈斩,也仅能斩削下些许冰碎。

    如果真得被难以测算厚度的坚冰覆盖在其下,就算不能让秦凤鸣立即陨落,但要将之冰困其中一段时间,将是毫无疑问之事。

    哪怕有盏茶时间,党珂也能联手那女修,将林玉斩杀。

    此种情形,可不是秦凤鸣愿意见到的。

    面对党珂的歹毒心机,秦凤鸣表情狰狞展现之下,噬灵幽火与塓极玄光同时运转开来,化作一道锋利的刀刃,急速旋转而起,向着冰壁之上斩削而去。

    随着刀锋的急速的旋转,一片片细小的冰晶掉落而下。被绚丽光雾席卷之下,立即如同飞灰遇到狂风,顷刻消失不见。

    就在山顶之上的巨大坚硬寒冰夹带漫天冰雪覆盖而至之时,秦凤鸣身形,也没入到了坚硬的冰壁之中。

    仅是瞬间,他原先所在的冰壁处,便被隆隆的冰雪所覆盖。

    蕴含难以言说恐怖威能的巨大冰块,如同天空坍塌般的倾泻而下,原先坚硬的冰壁,也是瞬间的纷纷碎裂,相伴着冰雪崩塌,也似镜面猛然碎裂般,轰隆隆的向着高大山峰之下滚落而去。

    而被巨大轰鸣所震颤,方圆数里范围的山峰,也同时震动,山峰之上的厚实冰雪,同样开始松动,紧接着轰然崩塌,然后向着下方掉落而去。

    顿时间,更加巨大的轰鸣响彻而起。大范围的冰雪崩塌随即展现。

    整座山脉,如同多米若骨牌一般,轰然向着两侧蔓延而去。一副天崩地裂的恐怖场景,豁然展现在了当场。

    看着这恐怖的场景,始作俑者的党珂,面色也是猛然惊变。

    他也未曾料到,这雪崩会是如此恐怖,波及范围如此之大。远远超出了他所想象。

    面对如此恐怖的雪崩场景,别说他急速回返去灭杀那名地榜修士,就是他自身,也大有要被恐怖的雪崩波及,活埋在其中之虞。

    面色巨变之下,党珂哪里还有丝毫他念,体内法力急涌,忍受这恐怖的禁空禁制之力,全力向着山峰另一侧方向激射而去。

    他心中明白,如果被雪崩卷入到其中,他将与下方的那名青年修士一般,同样被难以言说的冰雪所覆盖在其内。就算是不死,也绝对不是短时能够脱困而出的。

    此刻唯一安全之地,便是翻越山脉,去到山脉另一面。

    山峰之上,那种禁空之力更加恐怖,就算是修炼有炼体功法的党珂,都难以在空中飞遁,只得在冰雪之上急速奔行。

    虽然他已经将其自身的承受能力激发到了极处,但速度,依旧难以超过山顶之上冰雪崩塌的速度。

    先前坚硬结实的冰雪,此刻却是变得脆弱不堪起来。

    脚下一空,急速奔行的党珂,猛然失去了借力之地,一股劲风乍起,将其身形,猛然向着下方拉扯而去。

    心中猛然惊惧,极力运转体内法诀,强力抵御空中恐怖的禁空之力,生生拔高了数丈。

    但就在此刻,一股更加强悍的重压之力展现,极力将其身躯迫向下方山顶。

    党珂终究是非常之人,一条软鞭自其手中激射而出,刹那将前方一块岿然不动巨大冰雪覆盖的岩石刺入。

    借着二三十丈的软鞭之力,党珂终是飞跃过了冰雪席卷之危。

    党珂此时,心中也是惊惧涌现。面色难看之极的不敢有丝毫停留,身形激闪之间,手中软鞭也是不断激射而出。

    雪崩的恐怖,已经让其没有了丝毫停留此地之意。

    站立在山脉的另一侧一处安稳之地,党珂也是心有余悸存在。

    山峰之上的冰雪,滞留了不知多少年,冰寒是其一方面,更加恐怖的是,在自身重力作用之下,其密度之大,已然难以想象。并且在禁空禁制的合力之下,更加的坚硬无比。

    其体积之庞大,更是无人能够解说清楚。

    如果被冰寒冰雪卷入到其中封印,就是他自身强大,也难说就能确保自身不失,安然出离。

    “哼,那小辈身在雪崩的笼罩之下,任你再如何强大,今日也休想安然出离这坚冰覆盖之险。就算你侥幸脱离而出,也势必是实力大减。到时依旧难逃被党某灭杀结果。”

    回身扫视向山脉另一边依旧漫天冰雪卷动的广大之地,党珂口中冷哼声响起,表情显露出了一股讥讽之色。

    他身为煞阴堂之人,自然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

    只要能够灭杀掉敌手,他可不管是否手段光明正大。

    此时,党珂虽然有心回返去相助黄黎夫人,但也没有了胆量。那雪崩依旧持续,在没有彻底平息之前,他是不敢冒险穿越其中的。

    “啊,不可能,那小辈,竟然没有被那雪崩卷入到其中。”就在党珂扫视远处雪崩场景之时,突然一道身形,出现在了他的神识之中。

    骤见此道本来应该被冰雪覆盖的身影,党珂猛然身形一震,惊呼之声自其口中不由脱口而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