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五十七章 十年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交出十万极品灵石,你们可以离开了。”看视面色依旧显露惊恐之色的六名黄家修士,秦凤鸣语气略显冰冷的开口道。

    此时的秦凤鸣,也懒得再寻那几名黄家修士的麻烦,不过也不想直接就放离众人。

    面露惧意,看视秦凤鸣二人,为首的那名通神修士并未迟疑,立即相互触碰一番,将一只储物手镯抛给了秦凤鸣。

    没有答言分毫,就此带领众人远离而去。

    他们此时已然知晓,就是他们合力,也休想是面前二人的对手。与其自找不自在,还不如破财免灾的好。

    “那些飞舟之上修士,与黑暗海域修士略有不同,难道他们是自其他海域而来的不成?”待得黄家修士远去,鹤泫目光阴沉,面色肃然的开口道。

    听闻到鹤泫之言,秦凤鸣并未开口,只是其表情,却是已经恢复了平静。

    眼中精芒闪烁,昭示着他正在急速思虑着什么。

    足足过了半盏茶之久,他才沉声道:“道友所言不错,那些人,不是黑暗海域修士,并且我可以确信,那飞舟之上,定然有玄灵大能存在,可能还不止一名玄灵大能。”

    “怎么?你难道已经知晓那些修士因何而来不成?”

    对于面前青年,鹤泫心中并没有将其当做什么聚合修士,而是看成了同阶之人。更是当成了一名极有主见,极其聪明之人。

    “虽然不知那些修士来自哪一片海域,但有一点即可确信,那就是那些修士所要我等去做之事,并不是黑暗海域之事,而是出离了黑暗海域。”

    秦凤鸣当然不是无的放矢,他有此论断,自然有其原因存在。

    南叱岛,乃是位于黑暗海域最南端的一座很是著名的岛屿,南叱岛再往南行数千里,便是环绕整个黑暗海域的迷雾海域。

    这些修士不是黑暗海域之人,自然就是其他海域进入到黑暗海域的。

    要想能够安然穿过迷雾海域,除了玄灵大能,绝对无人能够做到。就是修炼有灵清神目的他,都不敢进入到那迷雾之中。

    虽然秦凤鸣依稀能够感应到点什么,但他并未全都言说出来。

    “不管如何,我们既然签订了那契约,自然不能毁约,到时自然要去到南叱岛,听候差遣。”

    二人心中虽然均都有些不安,但谁也没有多言什么。

    半日后,一道遁光自这一荒岛之上激射而出,向着远处而去……

    十年后,一座面积足有百万里之遥的巨大岛屿之上,突然自远处飞遁而来两道遁光。

    这两道遁光非常急速,几个闪动,便自天际降临到了广大岛屿之上。

    遁光一敛,显露出了一名青年与一名老者。

    这两名修士,正是赶了不知多少距离道路,历经数年时间而到达南叱岛的秦凤鸣与鹤泫二人。

    这十年之中,秦凤鸣并未做什么其他事。只是按照那两卷藏宝地图,寻觅到了那位古修的一处洞府。

    可惜里面并非象那名天外魔域之人所言说的一般,有众多珍惜之物。

    他在里面只是寻到了一些玉简典籍。要说最珍惜之物,莫过于十几株年代久远的珍惜灵草。

    对此,秦凤鸣也很是欢喜,因为那卷轴之中,竟然有两卷阵法大能的心得。

    离开那处洞府,秦凤鸣便一直在闭关,由鹤泫携带神机府飞遁。

    他并未寻找阴气浓稠之地渡通神天劫,也没有开始修炼那仙界秘术:修炼第二魂灵。而是一直在研读参悟那一卷炼制符篆的卷轴。

    因为时间太急催,渡天劫与修炼魂灵都需要不短时间。

    炼制符篆,与符箓可是截然不同,走的是两种不同路径。

    其中能够借鉴之处,虽然有,但也不是太多,因为符篆所用符纹术咒,乃是一种更加繁琐的一种奇异类型。其并没有基础符纹之说,任何一个奇异字符,都是玄奥繁琐到极处。

    但秦凤鸣细看之下,也是明了,如果不是对符纹一道有一些造诣,要想弄明那些奇异术咒字符,无异于痴人说梦。

    秦凤鸣得到的,是一种可以威胁通神之境存在的强大符篆。

    虽然他没有见到过其他符篆之物,可是也能知晓,这一炼制符篆的卷轴,绝对可以追溯到远古甚至上古之时。

    说不定就是斩鸿岛的符篆大师,都难以参悟透。

    否则以云彩儿之能,哪里能够将如此珍惜之物相送。

    秦凤鸣性格坚韧,且对与符纹术咒之类极有悟性,虽然炼制符篆的这些奇异符纹很是艰涩难懂,但经过他数年的精心参悟,还是让他悟通了。

    他之所以能够参悟通,概因他的符纹一道已然达到了很高地步。如果换作另外一名制符大宗师之人,就算其能参悟,想来也需要数十上百,甚至更多年才能够有所得。

    道衍老祖,那可是灵界最最顶尖的符纹一道高人。

    而此时的秦凤鸣,可以说是道衍老祖在灵界的唯一一名传人。虽然没有直接经受道衍老祖的指点,可是那几卷符纹一道的卷轴,乃是道衍老祖将毕生所学精炼述著而成的。

    参悟之下,与道衍老祖亲自指点也是没有太大区别。

    虽然将符篆卷轴参悟,可是秦凤鸣真正开始炼制,才再次为之目瞪不已。

    心中虽早有意料,炼制符篆会极为艰难,可是开始炼制,才知晓那难度是如何之大了。

    花费了五年之久,他也未能炼制出一张符篆。

    按理而论,炼制此种符篆,需要通神后期或是顶峰的神魂之力。可是他此时早已满足。可是每一次炼制,均都是差那一丁点。

    给秦凤鸣的感觉,似乎只要再炼制一次,都能够成功。

    可每一次炼制,还是以失败告终。如此情形,让其也是大为的不解。

    他总是感觉,好像冥冥之中,似乎炼制之时缺少一些什么。那所欠缺的部分,并不是他炼制错误,也不是他凭自身就能够弥补的。

    秦凤鸣心智很是坚韧,并未对炼制符篆失去信心。可是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故此思虑之后,他还是放弃了持续炼制。

    最后两年,他用曾经得到的金蟾液,再次淬炼了一次身躯。

    虽然此次淬炼,并没有让他的身躯得以大幅提升。可是依旧变得坚韧了稍许。而此时秦凤鸣躯体,哪怕是再提升一丝,也是已经极其困难了。能够有稍许增强,已然让秦凤鸣喜出望外了。

    此刻站立在面前广大岛屿之上,秦凤鸣二人表情均都变得很是凝重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