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三十三章 事因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啊!秦前辈,那是秦前辈,我们巫家有救了。”

    “真的是秦前辈。快快通知老祖,秦前辈回来了。”

    一声声惊呼,猛然自禁制罩壁护卫之中的巫家祖宅内响彻而起,一个个熟悉的面容,惊恐神色并未完全褪去,但惊喜之色,意境显露在了面容之上。

    秦凤鸣虽然与巫家众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整个巫家族人,都已经将秦凤鸣当成了家族的恩人。一个给了巫家无比希望的恩人。

    没有秦凤鸣的全力出手相助,他们巫家,此时还在地域边缘修炼资源贫乏之地飘荡呢。说不定这数十年间,他们巫家族人,已经有了大量损失。

    “各位道友,正是秦某,不知是那位巫家老祖在此职守?”看视显现出身形的巫家众人,秦凤鸣微微一笑,并未有何急切之意显露。

    此刻正是巫家危难之时,他也不会强力要求巫家一见到他便释放开禁制。

    “真的是秦前辈,快快释放开禁制,让秦前辈进入。”

    仅是片刻工夫,三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巫家祖宅门前,为首之人,正是巫家的老祖巫文中。其身旁还有一男一女两名聚合修士。

    三人见到秦凤鸣,哪里能够确认不出秦凤鸣的真伪。自秦凤鸣刻意散发出的气息,三人就可肯定,正是对他们巫家有大恩的青年不会有差错。

    “进入先不用了,巫道友,请将巫家所有化婴以上修士中了解法阵之人唤出,这外面的禁制不少,需要众人合力破除,否则白雾将一直笼罩在巫家。”

    这些白雾,虽然对化婴修士有些威胁,但并不致命,只要化婴修士不是太过草包,就足可抵御。

    听到秦凤鸣如此言说,已经到了秦凤鸣面前的巫文中不由面色微微一变,道:“不瞒道友,我巫家懂法阵之人极少,仅有数人,不知是否满足。”

    想想也是,法阵一道是比炼器与炼丹还要艰难的一种技艺,精通之人自然不会很多。

    “嗯,没关系,人手不够,可以慢慢来,几人合力,还是能够解除那些禁制的,只是时间会很久而已。不过此刻鹄家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巫家了,时间长一点也是没有关系的。”

    片刻后,秦凤鸣带领五名化婴修士,直接便到了一座正在喷吐白色雾气的山峰之上……

    半个时辰后,秦凤鸣出现在了巫家的议事大殿中。

    “巫道友,这是此次围攻巫家的几名鹄家之人。”秦凤鸣在巫家五名聚合修士的恭敬礼让下,坐到上座后,直接手挥出,将他这次擒拿的鹄家众人都移出了神机府。

    除去那名已经被他喂食冰狼兽的女修外,此番他一共擒获三名通神修士,七名聚合修士。

    当初他本意是想将所有鹄家之人都灭杀,但后来一想,灭杀了有点可惜,说不定凭鹄家这些修士,他还能将鹄家洗劫一番。故此才收手的并未出辣手。

    鹄家,在鹗山城范围之中,绝对算得上是一个超级家族。

    如此一个家族,家族之中,定然有不少珍惜之物,如果能够在离开魇月界域之前搜刮一番,那他也不虚到巫家一行。

    看着躺倒在地,一个个依旧昏迷的鹄家众人,巫家五名聚合修士,无不面露凶狠惊怒之色。

    “巫道友,这次鹄家老祖竟然亲自前来攻打巫家,这可是显得有些诡异,上次鹄思齐已经发下了血咒,按理鹄家为了保住那几名鹄家修士性命,也不应该再难为巫家。

    但这一次鹄思齐几人虽然没有来,但鹄家老祖与已经是鹗山城长老的鹄冰前来,且还是明明知晓眩光万妙水已经被秦某收取的情形下如此打动干戈,这可是让人大为不解。”

    看视巫文中,秦凤鸣目光显露难明之色的口中说道。

    当初他已经明确告知鹄思齐,鹄家图谋之物已经被自己得到。并且鹄思齐与其他八名聚合修士,都被迫发下了血咒,鹄家不得再对巫家出手,如此这些情形,鹄思齐自然不应该隐瞒鹄家老祖。

    如此境况下,就算鹄家对巫家恨之入骨,想来也会投鼠忌器,不会再出手。

    可是此刻却是大为一反常态的大举前来图谋巫家,这让秦凤鸣心中感觉有某种隐情存在。

    巫文中眼中精芒略闪,但并未有多少迟疑,冲秦凤鸣一抱拳,语气郑重道:“秦前辈,这一次鹄家出手对我巫家不轨,与上次之事无关,而是因为我巫家矿藏之中存在的一处诡异之地之过。”

    巫文中的言语,让秦凤鸣也是一怔。

    他心中很是有些好奇,巫家这处祖地,地下倒是有不少值得图谋之物,先前是眩光万妙水,此刻竟然一处诡异所在。

    秦凤鸣看视巫文中,并未开口,知道对方话语还未说完。

    “那处诡异之地,应该说是玄奇之地,那是一处地下广大空间,仅是有一条通道能够进入,而进入的令牌,却是在我巫家手中。那处所在,广大空旷,里面有一座很是宏伟的殿堂。

    那一殿堂,占地足有数千丈范围,整座殿堂有厉害禁制护卫,我巫家自从发现那一通道后,凭借那令牌,也曾经进入到过那处所在。但那殿堂的禁制实在强大,非是我等能够破除的。

    不得已,我巫家便想邀请一位精通阵法造诣的同阶修士前来,共同破阵。可惜那位在鹗山城极富盛名的阵法大师,也是未能将之破除。

    不知怎么了,此事竟然被鹄冰那老妇人知晓,故此他们鹄家才会煞费苦心的在我巫家祖宅四周设置下了禁制,打算围困我巫家,讨要那以令牌。”

    巫文中深吸一口气,略是调整了一番思绪,然后慢慢说出此事的前因后果。

    听完巫文中之言,秦凤鸣眉头缓缓皱起。

    一个地下空间,一座占地数千丈的广大建筑,这其中可是都透着神秘意味。

    能够在一个广大地下空间之中设置强大禁制,然后修建一座巨大殿宇,这自然不会是普通存在能够做到的。

    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够设想到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珍惜之物存在其中,且还是那种极其逆天的珍惜之物。

    难怪鹄家明明知道如此前来对巫家不利,有可能会对其家族造成难以估计的损伤,也还是义无反顾的前来。

    如此一处所在,秦凤鸣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那他自然不能就此离去,势必要前去探查一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