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六十五章 得秘法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岱钦没有随同秦凤鸣出离海底,而是选择在海底再闭关一段时间。他心中清楚,这一次重得肉身之后,他的天劫想来也快要到来了。

    只是他并不能确定是否是大天劫。

    无论是大天劫,还是小天劫,他势必会渡一次。

    并且岱钦更希望能够渡一次大天劫,因为他此时状态极佳,且身上已经有了两件专门抵御天劫的法宝。

    凭借他自身之力,渡过这一次天劫洗礼,信心很足。如此状态下,渡一次九九大天劫,是很是合适的。

    且只要渡过了这一次大天劫,那他自少会有十万年之久不用再担心因为天劫临身而陨落。羽翼族修士的天劫,比人族修士的天劫间隔会久很多。

    人族大能每隔三千年一次的小天劫,在羽翼族修士身上,会间隔五六千年才会降临一次。如果你能够得到一两颗能够延缓天劫的丹药,足可让自己的天劫延缓到近十万年才会再降临一次大天劫。

    天劫,秦凤鸣自然不会畏惧,虽然此刻五行兽依旧在沉睡,可是有银鞘虫存在,对于抵御天劫中的那恐怖净化之力,同样有极大的消弱之能。

    只是他不可能带着岱钦同行,故此也不会对其明言。

    离开海水之地,秦凤鸣开始向着咏河域黄家所在方向飞去。

    此时算算时间,距离与紫菱仙子约定之期,也是不远了,不过有传送阵可以使用,自然时间还是足够。

    “咦,此时竟然能够激发这玉牌了。”

    当秦凤鸣距离咏河域还有数亿里之远时,他突然心血来潮的拿出了那枚传音玉牌。体内法力急涌而出,疯狂注入向了手中玉牌。

    让他大是一惊的是,玉牌在磅礴能量注入之下,荧光闪烁中,一粒光亮的光点出现在了荧光之中。

    “秦小友,请到咏青城来。”

    看到荧光之中闪现出的一行字迹,秦凤鸣心头更是急震。挥手拿出地图玉简,仔细看视之下,口中不由响起了吸气之声。

    咏青城,距离他所在之地,大致还有十数亿里之遥。

    如此之远,这一枚小小的玉牌竟然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如此强大的空间感应之力,是秦凤鸣所未曾想到的。

    十数亿里之遥,如果飞遁,怕是需要一二十日之久。

    通过传送阵,两日不到便到了咏青城。

    “秦小友,你能够如此快便抵达这里,难道你身上有羽翼族的传承令牌吗?”见到秦凤鸣急速停身面前,端坐一座山峰之上的女修,口中平静的开口道。

    听到女修之言,秦凤鸣眼中也略是一怔。

    “前辈说的对,晚辈确实有一枚传承令牌在身。”

    “你不过是一名人族通神初期之人,怎么会有羽翼族的传承令牌在身?”女修看视秦凤鸣,眼中显露着几分诧异之色。

    她身为大乘之人,也没有羽翼族的那种传承令牌,面前的这名小修士,竟然能够得到只有羽翼族家族之人才能有的传承令牌,这让其很是不解。

    “回禀前辈,晚辈知晓一篇可以借助羽翼族家族传承石,炼制出适合自己的传承令牌的秘术。如果前辈想要,晚辈可以为前辈复制一份。”

    面前女修是大乘不假,可是他所在的年代,距离此时已经有了一百多万年之久。说不定那时根本就没有此种炼制传承令牌的秘术存在。

    当然,凭借女修大乘修为,她根本用不着使用什么传承令牌,也没有任何一座郡城敢拦截一名大乘存在。

    并且以大乘实力,在界域中飞遁,也根本不会使用传送阵。

    有那使用传送阵的工夫,仅凭自身遁速,已经飞遁过了两传送阵间的距离了。故此秦凤鸣判断,女修是不会知晓此种炼制之法的。

    “原来还有如此秘术存在,这还真是让本宫吃惊,不过此种秘术与本宫也没有什么用处,不看也罢。这里是那一篇炼制魂雷珠的卷轴,现在交给你。希望你能够将那天元补心丹帮本仙子兑换来。”

    女修点点头,并未在意那传承令牌的炼制之法,而是手一挥,一卷紫黑色的卷轴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

    “前辈真的得到了那魂雷珠的炼制之法了,这真是太好了。只要有这一卷炼制之法,那珍贵丹药,晚辈定然为前辈求来。”

    秦凤鸣轻轻将卷轴抓在手中,伸展开,神识急速探入其中。

    “前辈,这卷轴之上有禁制,难道是前辈设置的不成?”仅是稍微探视了一下,秦凤鸣便面色一惊,急忙抬头,看视女修道。

    这一卷轴之上,竟然有一层禁制存在,且是一层很是浑厚的禁制。

    以秦凤鸣感觉,凭他之能,绝对无法在不损伤卷轴的情形将之破除。

    “不错,这一卷轴,乃是本宫所设置,本宫答应黄家,这篇魂雷珠炼制之法只能有那名玄阶顶峰修士查看,小友如果想查看这一卷轴,那等到你得到那丹药交给本宫,到时自然让你修习一番。”

    女修没有犹豫分毫,直接便说出了原因。

    这名女修看似和善,但心思也是极多,她并不能肯定秦凤鸣所言就是实情,那天元补心丹真的在一名玄阶顶峰手中。

    但她如此做,足可控制住青年修士。没有玄阶大能接触上面的封印,就无法探查这魂雷珠的炼制之法。而青年要想得到这炼制之法,那就必须拿着天元补心丹到她面前。

    对于女修的想法,秦凤鸣瞬间便自明白。

    脸色并未有丝毫异样之色显露,可是心中却大为不在意。

    这卷轴上的禁制,他此刻虽然难以轻易破除,可是他有帮手存在,要想破除这卷轴上的禁制,真就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

    “看来仙子前辈是信不过晚辈,其实大可不用如此,晚辈能够交好仙子前辈,是许多人打着灯笼也难找之事。只要能够帮到仙子的,晚辈会尽全力去完成。前辈如果重回巅峰之境,对晚辈自然也是一件极好之事。至少晚辈可以以前辈为依仗,说不定何时就能够救晚辈一命。故此晚辈自然会不懈怠一点的助前辈恢复伤病的。”

    秦凤鸣知道面对一名强大存在如此说要冒一些风险,如果是一名品性乖张之人就可能被其激怒,对其施展手段。

    可是秦凤鸣与紫菱仙子交往之下,还是有些明白,这名女修不是那种好杀之人,就算挑衅了她的威严,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出格举动的。

    “哼,小家伙倒也直白,还真是本宫的不是了。只要你能够拿到天元补心丹,本宫答应你,以后便为你做两件事。”紫菱仙子眼中一缕怪异目光激闪而过,鼻中轻哼一声,并没有发作什么的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