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一十四章 受伤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经过巫文中言说,鹄兰心四名通神初期修士,也已经知晓了此时众人所处境况之危险了。

    可以说,没有那名救护他们的青年修士,他们众人,将无法离开这处地宫。

    而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平静非常的大殿之中,并未出现任何异样波动显现,这无疑昭示着那名青年修士,已经凶多吉少了。

    青年如果陨落,那他们众人,虽然会存活一些年,但也难以再出离这里。

    如果到时那名修士引动了天劫,那在此处所在,不能逃离的情形下,他们势必陪同一起渡劫。

    那等待众人的,将没有存活可能。

    而此刻,如果有人身在大殿之中,并且能够见到盘坐于地,正在双手掐诀,全力炼化丹药的秦凤鸣,就会顿时呆在当场。

    此刻的秦凤鸣,浑身有一团璀璨的霞光包裹,一股股磅礴的能量,自其身体之上急速的喷涌而出。好像他的身躯,就是一个专门喷吐浩瀚五行能量的源泉一般。

    五彩光霞闪耀,给人的感觉,好像其身躯之中的能量容不下,需要全力挥发出来,否则就可能被恐怖的能量充爆。

    方圆数丈之内,此时已经没有了黑色雾气笼罩,磅礴的能量,已经将蕴含混沌气息的黑雾都清空了。

    而此刻盘坐中的秦凤鸣,浑身笼罩在五行灵力的光芒之中,身躯如同灯盏,各色霞光激闪不断。

    秦凤鸣的此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月之中,他已经炼化了一瓶渡厄金丹。如此多的渡厄金丹被炼化,秦凤鸣体内,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修为增长。因为他炼化的那些磅礴能量,都已经丝毫不落的挥散出了丹海。

    那种如同千百尖针针刺丹海的感觉,并没有哪怕一丝的停止。

    只是他对于此种感觉,已经变得麻木。

    而到了此时,待在大殿之外的八名修士,虽然依旧盘坐不动,可是心中已经不再如开始平稳。

    那名青年修士手段强大毋庸置疑。可是落入到那足可灭杀玄阶大能的大殿禁制之中,经历过如此之久后,相信青年修士依旧存活的,除了鹤泫外,想来也就只有巫文中了。

    巫文中对于秦凤鸣的相信,乃是出于秦凤鸣一次次的经历,可以说每一次,都会给他难以想象的震惊。

    开始之时,青年曾经言说,可以为巫家通过法阵测试,重新拥有祖地。

    当时就是巫家众人,也可以说没有一人相信青年能够做到。可是事实是对方不仅做到了,反而做的极其完美,让那测试法阵,都生生破除了。

    后来遇到妙邪老怪,面对一名凶名震慑整个飘雪域的恐怖通神顶峰存在。青年修士只身与之大大出手,不仅将之灭杀了,还将鹄家的众人擒拿了。

    再后来,就是他们看看,凭通神之境修为,无论如何也无法战胜的玄阶中期傀儡,竟然在青年面前,生生灭杀了。

    所有这一切,可以说一次比一次让人震惊。

    如果是一名通神初期修士能够做到其中的任何一件,都足可傲视同阶修士了,可是那青年修士,却是所有这些事的创造之人。

    虽然那大殿禁制恐怖异常,众人认为只要进入其中,就不可能再存活下来。可是巫文中几乎盲目的确信,那名青年修士,肯定能够存活,且能够安然出离那大殿禁制。

    而鹤泫的信心,是基于秦凤鸣身上众多的宝物与数名大能之人。

    如果他知晓此刻的秦凤鸣并不能祭出神殿,鹤泫是否还有此信心,那可能真的要大打折扣了。

    不管如何,鹤泫与巫文中二人,对于秦凤鸣能够活着出离大殿,充满信心是毋庸置疑的。

    鹄风正众人,却是此刻不再对秦凤鸣能够存活下来抱什么期望。

    “四伯,看来那秦道友依旧存活的可能已经不再有,要想出离这里,就只能凭借我等自己了。凭四伯法阵造诣,不知是否有可能破除那九曲**阵?”

    要想出离这地宫,首要的,便是想法破除那九曲**阵。

    而此刻论法阵造诣,只能是鹄风正了。

    “成与不成,也必须要尝试一番。如果实在不能破除,那我们也只有冒险将那副棺椁开启了。如果里面有强大存在,我等好言相商下,未必就不能让我等存活下来。就算是因此陨落,也好过在这里明知是死,还要苦苦等候要好。”

    眼中厉芒闪烁,鹄风正语气极为坚定的传音鹄思齐道。

    他此刻同样不对秦凤鸣存活有什么期望,那恐怖的禁制威能,他亲眼见到过,知道就算是玄阶修士落入其中也不会生存下来。

    他明明见到了秦凤鸣被那团灰光卷入到了其中,陨落,应该是唯一的结果。

    此刻经过了一个月之久,也未有丝毫异样出现,这也昭示着那青年确实被那禁制灭杀了。

    到了此时,他们也只有依靠自身之力破除那九曲**阵了。

    如果等候在这里,除了一死,别无他种可能存在。

    当然,鹄风正所言的开启那棺椁之事,他也只是说说,如果不是万般无法,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触碰那副棺椁的。

    其他四名通神初期修士,虽然心中同样焦急,可是四人同样无法。看到老祖去到远处禁制所在盘坐,众人知道老祖打算尝试破除那道禁制。但相互对望知晓,眼中均都显露无奈之色。

    鹄兰心四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先前之事,但也能够知晓,这里的禁制,应该都是那么青年寻到的破解之法。

    并且需要那枚控制令牌,仅凭老祖之力,实在难以破除。

    时间慢慢过去,广大的空间之中,依旧寂静无声。

    “啊!~~”一个月后,面色苍白,目光且阴沉的鹄风正在一团诡异波动之中突然惊呼出声,身形飞跃向远处,好像被一股巨力直接抛飞了出去。

    “啊,老祖!”数声疾呼声中,数道身形急速向着坠落在地的鹄风正飞射而去。

    看着跌落在地面之上,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老祖,众鹄家众人,面色均都难看至极。

    鹄风正没有多言什么,身躯颤颤巍巍的盘坐起,就此艰难的坐直身躯,一颗丹药放入口中,就此开始双手掐诀,开始施术恢复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