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九十八章 白雾之地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十数日后,秦凤鸣在那名漂亮女修带领下,出离了坊市,向着东北方向飞遁而去。

    飞出数万里后,一片白雾笼罩的广大区域出现在了神识之中。

    雾气弥漫,一股森森寒意自雾气之中弥漫而出,让四周的山石植被,都覆盖在了一层白色冰霜之中。

    站立在雾气之外,秦凤鸣表情略是显得凝重起来。

    这一雾气笼罩之地,不仅神识大受压制,就是其冰寒侵袭,就不是化婴修士能够承受的,就是普通的聚合初期修士,身在此种雾气之中,想来也难以坚持多久。

    “两位道友,前方这处白雾笼罩之地,便是颌阳宫遗迹所在,那处进入须弥空间的山门,基本就在这片白雾笼罩的中心。此时虽然那枚紫色令牌还未现身,但想来也就在这一两日。

    此刻这片白雾之中,已经没有了聚合修士存在,并且也不再有什么范围界定,无论那一族群修士,都可随意走动。唯一的目的,便是要将那枚紫色令牌得到。两位,这里有两名玉牌,只要佩戴这玉牌,就是我三族修士。”

    这名女修,秦凤鸣已经知晓,她乃是羌游族一族老的双修道侣,名为林莹。

    虽然她仅是通神中期,但在羌游族,却是地位极高,且其极有统帅之能,这一次四族大战,如果不是林莹,他们三族就算有詹元这名玄阶存在坐镇,也难以与鹊阜族相持,最后达成各取一半的协议。

    接过林莹递过的玉牌,依据林莹指点,秦凤鸣直接将之用神魂炼化了。

    这枚玉牌有修士的神魂气息,其他人得到,也难以驱动,而修士身死,那玉牌也会碎裂,故此有这一玉牌在,足可辨明敌我双方身份。

    “林仙子,那些令牌出现,不知可有什么规律可循吗?”片刻便将玉牌炼化,秦凤鸣看视向女修道。

    数万里方圆,且还有阻碍神识的雾气萦绕,如果没有规律或是一定区域,那别说查找那枚令牌,就是知晓其何时现身,都是不可能的。

    “其实所有令牌最先出现,均都是在那山门处,只是其出现仅是一瞬,便会隐匿消失,如果能够在那一瞬锁定其飞遁方向,便能够沿着其飞遁方向寻找。只是如果将之惊扰,其便会自行乱飞,难以再锁定其方向了。”

    女修所言,并未超出秦凤鸣意料。他早就料想那些令牌,是须弥空间释放出的,此时得到女修印证,故此也没有太过异样显露。只是略是思虑下,还有一些不解存在。

    “林仙子,既然知晓那令牌现身所在,因何不设置下强**阵,直接将之禁锢呢?”

    “道友没有见到过那令牌现身之时的情形,如果见到,就不会有此问了。因为那令牌刚一展现时,自身所携带的能量,极其的恐怖,想来就是一名玄阶后期之人,也难说就能够将之禁锢。除非是能够困顿大乘的禁制,其他禁制,就算设置下,也是没有丝毫效果的。”

    女修对于秦凤鸣所问,并未显露如何的不耐,面容微微一笑,开口解释道。

    很明显,身旁的黄奇志对于此点也是知晓,故此他并未有何异样表现。

    “原来如此,那我们这一次,也是需要去到那处山门所在了。”秦凤鸣点点头,冲黄奇志开口道。

    “其实也不用就去到那山门之地。因为那禁制令牌现身之后,可以说一闪就会消失,就算有人见到,也是无人敢上前阻挡的。只能判断出其大致的飞遁方向。只有等其外面的那股恐怖能量消失,我等修士才能够上前与之争斗。

    故此是否去到那处山门所在,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那令牌现身,驻守在那里的道友就会发出传音符,通知那令牌其飞向了哪一方向,到时两位道友自然可以依照大致方向前去堵截。”

    女修所言,秦凤鸣认为也很是合理,故此点点头同意了下来。挥手将两道自己的传音符交给女修,便欲向着前方的白雾之内飞去。

    可是就在此时,突然数道身影突然自一侧方向之上飞遁而至,所行方向,正好就是他们三人站立所在。

    “那三人,是鹊阜族之人。”猛然见到三人急速而至,女修表情顿时一变,口中立即低声出声道。

    秦凤鸣身形转过,看视前来三人,表情并未有丝毫的变化。

    前来三人,两名女修一名男子。

    两名女修相貌有几分相似,修为倒也不凡,一名通神初期,一名中期。而那名四十余岁的男修,却是一名通神顶峰之人。

    三人遁光收敛,直接便停身在了秦凤鸣三人近前。

    “果然是黄道友,没有想到,黄道友竟然也知晓这一次遗迹现世之事。不过道友怎么与林仙子在一起,难得道友这一次与琼山族结盟了不成?”

    抱拳拱手,为首的那名中年修士看视三人一眼,直接便冲黄奇志一抱拳,口中语气显得淡然说道。

    自其话语,可以知晓,这名中年修士与黄奇志是旧识,且先前还有些交情。

    “哈哈哈,原来金道友,几年不见,金道友修为又有所增进了。这一次本来是想去到黑松城借用贵族的传送阵,不想到了这里,却听说那难得一见的颌阳宫遗迹现世了,故此这才与我凌寒商盟的秦道友一同前来看看。秦道友与琼山族的詹前辈有些交情,故此我二人才让林仙子带领前来见识一二。”

    黄奇志显得很是高兴,冲中年修士一抱拳,很是熟络的开口道。

    他话语说的很委婉,告之了对方好几方面的意思。点明了他本来是冲黑松城而去的。又说明了他与身旁的青年同时商盟之人,且身旁青年与琼山族的詹元老祖是朋友。

    最后一个,他更是说出了他无意于他们族群间的争斗。此次前来,只是想寻到紫色令牌,进入到颌阳宫遗迹而已。

    众人都是人精,自然均都明白了黄奇志所言意思。

    “原来两位道友想凭借那枚自色令牌进入须弥空间,这可是有些难度,因为这一次借助那枚紫色令牌进入须弥空间之人,已经没有空位了,故此两位道友会白来此处一次。”

    不等那金姓中年开口,其身旁的一名通神初期女修已经开口答言了。

    其意思明显,他们鹊阜族,根本就没有将已经进阶玄阶的詹元老祖放在眼中。

    “哼,胡仙子话说大了,那枚令牌可不是谁都能够得到的,就是到了仙子面前,想来也没有手段将之收起吧。”听到那女修极为不敬的言语,林莹顿时面色一寒,口中冷冷开口道。

    双方本就属于争斗两方,话语自然均都没有善意。如果不是双方先前有了约定,说不定一见面,就已经大肆出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