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零二章 决定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看着面前盘坐不起已经三百余年的嫡亲晚辈,身为通神顶峰之境的胡飞文,双目之中有浓浓的宠溺不舍之意闪现。

    这位晚辈女修,乃是他们鹊阜族十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是鹊阜族中兴的期望所在。其短短七百余年,就修炼到了聚合中期,如此惊世核俗的修炼速度,用万中无一来形容也不为过。

    最是让鹊阜族大能心中欢喜的是,他的这位晚辈,不仅修为增进急速,并且其争斗手段也是极为恐怖强大。

    凭借其聚合中期之境,就是面对通神初期修士,也足可一战。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名极有天份的族人才没有大能护卫之下外出历练,闯荡各种险地。

    修士历练,锻炼心性,感悟天地,是修为得意提升,窥探天道的不二之选。

    虽然打坐修炼,能够提升自身法力修为,可是那是下下之策,要想突破智酷瓶颈,只有体悟心性中的本源,体会人性中的最深处的本质,才能够让天地感悟升华,感悟到更高的大道。

    只是打坐闭关,是难以获得那天地万物本源感悟的。

    故此修仙界并不是没有大能外出行走,而是一些大能,会将自身气息隐藏,融入到了芸芸众生之中,以求感悟到那冥冥中的天道。

    修士外出历练,当然也算是一种感悟天道的手段。无论是体悟世间百态,还是深入险地,经历危险、历经生死,都可以是看做是感悟天道的一种途径。

    而外出历练,更是被众多修士所选择。

    鹊阜族大能没有想到,这位被鹊阜族寄予厚望的女修,在闯荡一处险地之时,遇到了不测,坚忍回到族中之后,就此一病不起了。

    此刻听到面前青年言说,让整个鹊阜族整族大费心力寻求医治之法的女修,竟然是如此一番情形,任谁知晓,也不会有好脸色的。

    舍弃一名如此有前途的族中修士,实在不是片刻就能够做出的。

    “不管那三转凝魂丹是否能够救治的了云儿伤病,还请秦道友能够将之炼制出,至于道友报酬,请道友放心,我鹊阜族一定完成。”

    面色闪烁,胡飞文最后重新坚定下来,冲秦凤鸣肯定开口道。

    “既然如此,秦某自然不会推辞,这就去到那地火之处,着手炼制三转凝魂丹。”秦凤鸣也不再多言,立即便答应了下来。

    “秦前辈,晚辈自身情形,心中还是有所意料的,前辈既然说那三转凝魂丹不能治愈晚辈病症,想来应该没有错,那三转凝魂丹炼制极为危险,就是玄阶存在都可能被反噬,陨落其中。故此晚辈请前辈不用炼制那三转凝魂丹了。”

    就在秦凤鸣答应胡飞文,打算就此离开此处洞府之时,盘坐中的女修却是秀目一闪,冲秦凤鸣说出了如此一番言语。

    女修能够说出如此一番言语,不得不说其心智坚韧到了极处。

    仅是凭借秦凤鸣言说一番,其就不打算再服用浪费财力,对炼制之人更是危险的珍贵丹药,这可不是普通修士能够做到的。

    所谓病重乱投医,只要有一线希望,想来无人愿意放弃治疗而自寻死路的。

    漂亮女修此刻话语平稳,一双秀目之中目光坚定,没有显露出一丝的勉强犹疑之色。

    见到女修如此言说,身为鹊阜族老祖的胡飞文,一时也未能说出何言。

    身为聚合修士,女修当然通晓利害。其既然说出了如此言语,那自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秦凤鸣转过身形,看视面前女修,眼中闪现着游移之色。

    “秦前辈,先前前辈言说,可以为诗云诊治,只是没有把握治愈诗云。如果前辈有尝试的手段,诗云愿意让前辈出手一试,就算前辈不能治愈诗云,亦或是有何不测诗云陨落,晚辈也感念前辈援手之恩。”

    女修虽然身在病痛之中,可是心思依旧缜密,对于秦凤鸣先前所言,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此时对秦凤鸣如此言说,已经将自身安危都算是交给了对方。

    听到女修之言,胡飞文目光之中异芒闪现,可是并未打断女修之言。

    他心中清楚,如果真的如青年所言,那三转凝魂丹对女修伤病没有功效,那就算炼制出来,也是无用。

    如果有其他手段能够尝试,他心中自然也是乐意。

    他此刻就是担心面前这名凌寒商盟的丹道大师不同意,或是提出一个鹊阜族难以完成的条件。

    “胡仙子,秦某倒也不是没有手段尝试,只是秦某的手段很是特殊,其中有不少禁忌存在,如果仙子不介意,需要签订下一契约,无论是否能够救治得了仙子,仙子也不能将秦某所施手段告之他人。

    并且胡道友,如果秦某出手救治胡仙子,无论是否能够让仙子解除病痛,等到贵族的通天柱开启之时,秦某需要登上那通天柱。不管在那通天柱之上发生何事,秦某不用贵族负责,同理,贵族也不用理会秦某。”

    秦凤鸣看视女修面容,见到其目光平静,苍白的玉容之上,在知晓实情之后,未有丝毫的异样之色显露,知道面前这名被伤病折磨了数百年的女修,心意已决,不再有他念存在。

    但他所用手段实在不能让外人知晓,故此他沉吟之下,说出了此言。

    同时,他再次向胡飞文提出了登上通天柱之事。

    “秦道友放心,至于道友如何施展手段治疗云儿,我鹊阜族不会过问。而通天柱之事,道友只需登临,一切之事,我鹊阜族也不会插手。不过那通天柱确有危险,如果道友想上去,最好量力而行。”

    看视目光坚定的胡诗云一眼,胡飞文心中已然明白,自己的这个嫡亲晚辈,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心理准备。

    饱受数百年的神魂折磨,就算是他,想来也会失去信心,选择赴死一途。

    他对于秦凤鸣的救治手段,其实并不抱有多少期望。如果一名通神中期修士如此轻易就能治愈胡诗云病身,那些玄阶大能,在他们鹊阜族天价财物报酬下,早就出手救治了。

    此时让青年出手,只是一种死马当活马医之举罢了。

    “很好,既然如此,秦某就不再推辞了,不过救治胡仙子,需要让方道友来此才可。现在请陪同秦某出离这里将方道友请来。”

    秦凤鸣没有再言说其他,直接便确定了下来。

    他并没有让胡飞文去请方良,而是与其一同前去。此处是鹊阜族根基之地,他也担心引起什么误会。

    许久之后,秦凤鸣与方良重新返回了胡诗云所在的山洞洞府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