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四十章 不知名玉瓶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多谢几位道友,下面请先将方道友与黄道友传送离去。”三人不是无知之人,当众人带领三人来到传送阵所在处时,并未思虑,秦凤鸣便直接提议道。

    如此做,自然可以让鹊阜族不敢在传送之时耍什么手段。

    空间传送,乃是极为玄奇的一件事。虽然秦凤鸣确信鹊阜族修士在此种状况之下,不敢真的耍什么手段影响传送阵传送,可是秦凤鸣谨慎下,他还是打算多一些保障为好。

    只要他与方良有一人安然,鹊阜族便不敢毫无顾虑的出手。

    方良当初凭一己之力对抗数名鹊阜族大能,这可是数名通神修士经历的。如果其疯狂报复,鹊阜族无疑会损失极大。就算不能灭族,也定然会实力大损。

    秦凤鸣说完,便立即站立一旁,等待众人决断。

    可是不等鹊阜族通神修士答言,胡诗云却站出道:“如秦前辈不介意,晚辈愿意陪同前辈一同传送。”

    听到女修如此言说,在场众人均都神色为之一变。

    胡诗云此刻伤体已经痊愈,只要善加培养,其顺利进阶通神指日可待。就是以后进阶玄灵之境,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但此时她竟然要陪同那恐怖的青年修士一同传送,这让几名鹊阜族通神修士心中均都不解之意甚浓。

    “好,那就多谢仙子陪同了。”听闻到女修如此言说,秦凤鸣也是微微一怔。但他很快便又释然,痛快答应了下来。

    是他解除了女修身上病痛,女修如此做,不外乎就是想报答一二而已。同时也让秦凤鸣放心,不要再对鹊阜族修士施展什么限制手段。

    见到女修执意如此,胡飞文众人也是暗自摇头,但也不好再阻拦什么。

    经过先前之事,众人也是明白,青年修士手段强大难测,但性情并不是歹毒好杀之人,否则他们鹊阜族早就损失惨重,不会只有十名修士肉身损毁了。

    但还未等秦凤鸣四人站立到传送阵中之时,突然一声焦急声音自传送大殿之外响起:“秦前辈,秦前辈请慢走!晚辈有事相求。”

    随着一声极为焦急的呼喊之声,一名老者怀抱一名女修急速进入到了大殿。

    这二人,正是那位丁姓老者与依旧昏迷的丁姓女修。

    见到丁氏祖孙到来,秦凤鸣便不由微微皱眉。他当然知晓这祖孙二人因何前来,定然是老者找人尝试救醒女修无果,后来听闻到了秦凤鸣救助胡诗云之事,这才前来想让秦凤鸣救助那女修一番。

    “丁道友,秦某可没有义务再与你鹊阜族之人起什么瓜葛,丁道友还是另请高明吧。”

    凭秦凤鸣本性,如果是没有与鹊阜族起冲突之前,出手尝试一二倒也没有什么。可是此时他已经不想再与鹊阜族纠缠什么,看视急速奔行到近前,满脸恳求神色的老者一眼,口中淡然道。

    其实对于那位丁姓女修,秦凤鸣心中也是很好奇。

    他从来未曾见到过女修如此的经脉,如果无事,他还真想仔细探查一番那女修体内的脉络情形。

    “晚辈知晓一而再的麻烦前辈大为不该,可是晚辈真的不知如何救助子若。如果前辈能够让子若复原,无论前辈提出何种条件,我丁氏一族都会拼尽全力满足前辈。只求前辈再帮助子若一次。”

    丁姓老者恭敬躬身,满脸显露无助恳求神态。

    他如此态度,足可知晓女修的资质,在他族中绝对属于万年难遇之人。

    “秦某就是想出手尝试,此时也没有时间了。现在秦某需要离开黑松城,不能再滞留下去了。”看视老者与女修一眼,秦凤鸣不为所动,口中淡然开口道。

    与鹊阜族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他自然不能等到黑松城禁制完全恢复,离开此处所在,自然是急切之事。

    “秦前辈如果不介意,诗云愿意携带族中那位族人晚辈与前辈一同离开,如前辈愿意出手解救,不管成功与否,晚辈愿意用这瓶不知名的灵液答谢前辈。”

    不等老者再开口,身旁的胡诗云秀目之中陡然精芒一闪,眼中难以言明之意显露的冲秦凤鸣见礼之下,口中同样恳求道。

    仔细感应老者怀中昏迷的女修,胡诗云神色立即为之稍变。她猛然感觉一种与女修很是亲近的奇异感觉涌起。此种感觉,她从来未曾有过,这让女修也不由的心中大为一动。

    听到胡诗云如此言说,秦凤鸣目光也是微闪。

    看视女修递过一瓶漆黑颜色的玉瓶,秦凤鸣目光之中满是震惊之色。

    这一玉瓶,通体漆黑,上面有一层淡淡乌芒包裹,玉瓶之上,有许多图案雕刻。那些图案是各种小巧兽类与山峰植被。

    乌光掩映之中,秦凤鸣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卷画卷,蓝天白云飘荡之中的群峰之中,一只只小兽在郁郁葱葱的群山之间奔行嬉闹,一副和谐景象虚幻而现在了当场。

    这一小小的玉瓶,竟然蕴含有不凡的空间灵纹存在,仅是看视这一小瓶,脑海中就展现出了一幅画卷,如此不凡之物,仅是看视,就让人心动不已。

    看到胡飞文众人面色在看到小瓶之时均都显露出惊诧神色,秦凤鸣知晓,这一小瓶,应该是女修第一次拿出,就是鹊阜族的众人,也从来未曾见到过。

    以众人见识,当然看出,如此一件极为不凡小瓶盛放之物,定然是一种珍贵之极的物品。

    胡飞文众人虽然目光震惊不解,可是无人言说什么。

    众人心中清楚,这是胡诗云自己之事,在她没有将之交给鹊阜族,兑换贡献之前,这些物品就是自己之物,与鹊阜族没有关系。

    “好,秦某定然尽力相帮丁姑娘。”

    秦凤鸣眼中陡然蓝芒激闪而现,看视手中小瓶,并没有迟疑多久,很是痛快便答应了胡诗云之言。

    他没有打开小瓶看视里面盛放之物,而只是看视小瓶,他就做出了决定。

    因为秦凤鸣自这小瓶之上的图案,他竟然感觉到了那些图案,竟然是一道道极为细小的灵纹组合而成。

    仅是这玉瓶之上的道道灵纹,就足可让秦凤鸣为之好好研究一番。

    “丁道友,请将丁姑娘交给胡仙子,只要出离黑松城,秦某便会出手救治丁姑娘,不过丁姑娘体内经脉很是诡异,是否能够完全救助,秦某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秦凤鸣实话实说。

    不管是否让他救助,反正那小瓶,他是不会交还给女修了。

    “多谢胡仙子能够施以援手,我丁氏一族,定然感念仙子之情。”老者话语说出,五彩霞光也涌现在了传送阵之上。

    五道身影闪烁,就此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