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三百五十四章 木簪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秦凤鸣魂灵集中神识,在鹤泫体内足足搜查了小半个时辰之久,这才收回神识,面色显露凝重之色。

    那些极为细小星点,融入在鹤泫的体内血肉之中,好像对身躯并没有害处。

    对于那些星点,秦凤鸣魂灵只是能够感觉到,但对那些星点,他神识却是无法准确捕捉的,对于那些星点是何种存在,更是不知。

    如此诡异之物,他还是首次遇到。

    “此刻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异样了,先前的那种冰凉之感,也已经消失不见,看来那股灰芒,应该不是什么对我有害之物。”

    鹤泫活动一下手脚,并未有任何不适存在,脸上神色缓和的平静说道。

    “那团灰芒不是神魂能量,这就不存在夺舍之事。只要不是夺舍,想来就不会有性命之险。”方良点点头,口中很是笃定的开口。

    他身为魍魉之体,对于神魂存在,可以说极其的敏感,只要有一丝神魂气息存在,他都能感应到,不会遗漏分毫。

    这一次他并未从那团灰芒之中感应到丝毫神魂气息,自然可以确信那不是修士的残魂存在。不是残魂,那自然也不会有夺舍之事发生。

    “先不用理会鹤某体内之事,看看那雕像之中可否有何隐秘存。”鹤泫点点头,抬头看视向前方石台之上,口中说道。

    秦凤鸣魂灵虽然依旧眉头微皱,但见到鹤泫并没有异样存在,心中也略是放心下来。

    看视向石台,片刻后,他表情刹那一变。

    一片碎屑之中,此刻正有一块完整的方石存在。那方石不知何种材质,竟然在鹤泫的一道攻击之下,依旧未有丝毫损伤。

    那雕像,明显不是什么珍惜材料雕琢的。鹤泫一击之下,整个雕像都碎成了石屑,唯独那块仅有尺许大的石块完好存在。

    三人身形一闪,重新登上石台,围拢在了那方石近前。

    “这应该是一石盒!且还是一被符纹封印的石盒。想来里面应该存在着一些珍惜之物吧。”秦凤鸣魂灵待看清那方石,立即双目放光,口中惊喜道。

    那一石盒,上面有一道道灵动的符纹雕刻,显得很是沧桑久远。

    秦凤鸣魂灵没有耽搁,双手掐诀,立即便向着那石盒祭出了一道符纹。

    随着灵纹闪烁,直接便与石盒触碰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声响发出,一团极为轻柔的波动涌现,闭合的石盒啪一声轻响,自行打开了。

    秦凤鸣魂灵祭出的这一道符纹,并不是玄奥的存在,只是他熟识无比的测试符纹。他也没有想到,只是将那道符纹祭出,就轻易将石盒破开了。

    看着石盒之中的物品,三人同时一怔。

    这石盒之中,并没有存放着什么珍贵之物,只有一件好像道士束发的紫黑之色的木簪之物存放其中。

    那木簪看上去极为普通,虽然有淡淡能量波动包裹其上,但秦凤鸣魂灵仅是稍微看视,就知晓其不是法宝存在,只是一种质地极为珍贵的装饰之物。

    就在三人略感失望之时,一声轻微的嗡鸣,骤然自石盒中响起,一道紫芒猛然闪现,嗖一声,那木簪,直接便向着鹤泫前胸激射而去。

    没有等三人惊呼出声,紫芒已经到了鹤泫身形。

    但那紫芒并未射入鹤泫体内,只是距离鹤泫还有尺许位置,就此悬停在了半空之中。黑紫之色的荧光柔和的闪烁。

    面色骤变的鹤泫身躯之上,突然有一层淡淡灰芒乍现,与木簪之上的紫黑色荧光相互交织起来。

    “这木簪与鹤道友体内的那些星点,好像有些联系。”见到如此情形,惊震中的三人均都惊声而出。

    “这……这里面竟然有一段话语!”惊呼刚起,鹤泫面色再次一变,目光陡然一凝,口中更是再次惊呼出声。

    听到鹤泫如此言语,秦凤鸣魂灵与鹤泫均都面色一滞,目光之中显露出思虑好奇之意。但谁也没有开口,只是紧紧看视向鹤泫与那悬浮的木簪。

    此刻的秦凤鸣魂灵与方良,心中均都已经想到,先前那团隐藏在雕像之中的灰芒,应该与此地洞府主人有关。应该是那位主人留下的什么自身后手。虽然不是分魂存在,但应该也是一种具有传承功效的存在。

    仅看木簪能够自行飞起,只找鹤泫,并与其身上的灰芒交相呼应,就可知晓一些什么。

    二人看视向双目圆睁,显露震惊神色的鹤泫,谁也没有出声打扰。

    “一木道人,不知两位道友可曾经听到过吗?”足足过了两盏茶之久,鹤泫才表情收敛,伸手将悬浮的木簪抓在手中,转头看视向秦凤鸣魂灵二人,突然开口问出了一个名字。

    听到鹤泫之言,秦凤鸣魂灵与方良均都没有任何表情,明显二人谁也没有听到过一木道人之名。

    “这处洞府,就是一名名为一木道人的洞府,想来先前那一雕像,就是一木道人。那木簪中记录了一木道人的一些生平。

    这一木道人是一位善于培育各种灵草灵果的奇异之人,他的修为好像没有达到大乘。不过他培养的各种灵草,却是那些大乘都为之争抢之物。此种洞府,在寒掠界域之中还有数处,乃是他专门为了培养灵草而布置……”

    鹤泫没有迟疑,看视手中木簪,略是思虑之后,开始缓缓道来。

    秦凤鸣三人不是寒掠界域之人,虽然也参研过几本寒掠界域的典籍,可终究是时日尚短。

    鹤泫足足言说了半盏茶之久,这才将他所知之事解说完。

    “鹤道友,你是说,那地火之地,可能就是一木道人培育的珍贵灵草所在?”

    对于那一木道人,其实秦凤鸣魂灵与方良谁也没有太过在意,不过对于所谓的大乘都向往的灵草,二人还是很快被吸引了。

    “嗯,那段介绍中是如此说的。不过那段话语中也言说,要想得到此地封印的灵草,就必须要破除封印的禁制。除了那地火之地,这里好像也没有了其他异样所在,看来那禁制,应该在那地火所在了。”

    鹤泫看视四周一眼,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那处可能存有地火的所在。

    “如果道友所言,都是那木簪中留存信息,说明那一木道人真是一位极为和善,愿意为后辈之人留机会的前辈高人了。不过如此人物,在修仙界之中可是极为不多见的。”

    秦凤鸣魂灵看视一眼那地火之地,口中淡然话语说道。

    听闻秦凤鸣之言,方良与鹤泫均都点头,对他此言,自然深以为意。修士哪一个不是利益至上,哪里又有人愿意为他人做嫁衣之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