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七百六十六章 佛门手段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为您。

    自那些晶莹圆润的七彩圆珠之上,秦凤鸣能够明显感应到其内蕴含着某种奇异气息能量,但他却无法自那气息之上感应到丝毫天道气息。

    这与典籍所言极为相辅,佛家舍利,果真非是外人能够染指的。

    就在秦凤鸣口中惊呼出声之时,高大僧人已经迈步进入到了洞室之中。其没有一丝停顿,直接便跪拜在了石台之前。

    口诵佛号,虔诚非常的连连叩头之后,其并未起身,而是直接盘膝坐在了石地之上。

    手一翻,一个佛家修士诵经之时敲击之用的木鱼出现在了其面前。左手伸出,掐着一个手诀,右手执一短锤,就此敲击在了当场。

    一声声艰涩的佛文响彻在洞室之中,一种难明的*气息陡然弥散当场。

    站立在僧人身后的秦凤鸣,在僧人诵经声音包裹之中,顿觉心神被一股梵音所包裹,心中一片空白,一种作势便欲要跪伏在地的奇异感觉陡然袭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在此股奇异意境之中,似乎只有跪拜下来,才会让心神安定。

    秦凤鸣并未跪伏下来,就在其身躯微一摇晃之时,他体内本来闭目打坐的两具玄魂灵体猛然双目一睁而开,一股磅礴的神识之力陡然涌现,让其脑海顿时清明之意涌现。

    骤然见到秦凤鸣本来呆滞的目光刹那清醒,正在闭目盘坐的高大僧人,双目眼皮似乎也有了一丝跳动。

    但其并未睁开双目探视,而是依旧手敲木鱼,口中咏颂不断。

    头脑清醒,秦凤鸣看视向面前盘坐的高大僧人,眼神之中陡然冷意激闪而现。但目光寒意仅略是一现,便立即又消失隐褪。

    秦凤鸣并没有签订什么契约与竺沉大师,他如果有机会灭杀面前高大僧人,当然也不会介意什么。

    但此种想法仅是在他脑海一现,便立即又消失不见。

    面前这一南岳寺大能,绝对不是宅心仁厚之人,也不是什么粗心大意之人。其能够胆敢背对而坐,且看上去毫无防备之心。这其中定然有其把握存在。

    眼中蓝芒激闪而现,一团无形波光,陡然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

    那团波动缓缓环绕在高大僧人身周,看上去威能不显,可秦凤鸣却发现在那波光之中,却有一道道纤细难见的灵纹存在。

    很明显,竺沉并未对他放心,已经祭出了某种佛门护体神通。

    一击不中,二人势必会大打出手,不管输赢,这处洞室,势必会不保,里面存有的物品,也势必会被损毁。如此结果,绝对不是秦凤鸣所愿见到。

    压下心中的争斗之意,秦凤鸣再次看视向面前洞室。

    除去当中洞室正中的石台,整间洞室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值得秦凤鸣关注的物品存在。

    然而此刻被七彩霞光笼罩的石台之上,并没有任何储物戒指之类的存储之物存在,宝物卷轴自然更是没有。

    眼中蓝芒闪烁,看视向躺卧的骷髅骸骨,秦凤鸣双眉不由微微皱起。

    石台之上的骸骨,因为在霞光掩映之中,先前秦凤鸣并未太过留意,此时一见,他竟然发觉这一具骸骨明显与以前见到的骸骨大为不同。

    骸骨呈现乳白之色,上面有一层温润的淡淡荧光闪现,在五颗七彩霞光闪耀的圆珠荧光照射之下,如不仔细查看,根本就无法看到骸骨之上还有荧光存在。

    就在秦凤鸣打算用灵清神目仔细看视那具不凡骸骨之时,突然一团黄芒陡然自骸骨之上闪耀而起。

    一阵激荡的能量波动,随着黄芒闪耀,更是急速涌动而出。

    黄芒闪耀同时,正在手持短锤敲击木鱼的高大僧人,口中诵念的佛经猛然一变,声音激荡之下,一道道无形波纹顿时自短锤敲击的木鱼之上弥漫而出。

    短锤挥舞间,一道道光晕自其上闪现弥漫。

    短锤似乎并未落实在下方的木鱼之上。好像只是稍微舞动,下方被一团暗红之色包裹的木鱼便会发出一声缥缈的嗡鸣之声。

    声音响起,与僧人口中诵出的佛经极为紧密的融合在一块,响彻在洞室之内。

    竺沉大师的这一木鱼与短锤,明显也不是凡品。

    随着石台之上的骸骨陡然黄芒闪烁,本来洞室之内极为艰涩难懂的梵音诵唱之声,猛然一滞,变得安静下来。

    自竺沉大师口中诵出的佛经经文,好像被那黄光完全吸收进了其中,不留一丝声响存在。

    面对如此情形出现在面前,秦凤鸣心头霍然大震。

    虽然他确信面前此种情形并没有危险显现,可是其手中还是握住了几件保命之物,以备不测。

    “嘎嘣!~~”

    时间慢慢过去,危险并未出现。就在秦凤鸣心中略是放松,以为面前竺沉大师所为,只是佛门某种奇异仪式之时,突然一阵嘎嘣声响,陡然自前方石台之上响彻而起。

    声音乍起,一股浓稠黄芒,也乍然闪现在了洞室之中。

    “光照师祖好像不是自然坐化辞世的,应该是身受重伤,无法复原之下自毙了生机。只是不知因何我南岳寺代表光照师祖的轮魂灯并未点燃?”

    黄光乍然闪耀而现时,盘坐中的竺沉大师的声音极为沉稳的传出了。

    其声音呢喃,好像在自言自语。

    听闻到竺沉大师此言,秦凤鸣心头猛然一震。刚刚欲要退离出洞室的心思,也立即收回了。

    ‘轮回’之事,他自然早就知晓。只是他以前所知晓的轮回,只是人死后精魂被天地法则引入到幽冥之地,然后在幽冥之地中诞生,从新开始。

    但从此刻竺沉大师口中所听闻到的‘轮魂灯’,秦凤鸣可以确信,其所言的轮回之说,绝对与他心中所知的轮回不同。

    这让秦凤鸣猛然想到了当初刚刚进入灵界之时,在冰原岛中遇到的另一位大乘神念之事。

    那一位大能,本体已经陨落,可是其精魂却一直存活在修仙界之中。

    其之所以能够如此,便是凭借的一种奇异术法:转世。

    竺沉口中的轮魂灯之事,想来应该与当初那位大乘所使用的方法相同,都是自身陨落,本体精魂能够依旧存活在灵界之中奇异手段。

    而此刻竺沉所做之事,应该就是佛门确认光照大师陨落情形的特殊手法。

    “大师,那五颗七彩圆珠,想来就是光照大师的舍利之物了。不知除去那舍利之物,光照大师的衣钵传承在何处?”

    秦凤鸣目光犹疑之色显现,看视向石台之上,口中话语直接开口道。

    此刻的石台,其上本来躺卧的骸骨,已经消失不见,好像那具骸骨随着刚才那团浓稠黄光乍现,也化为灰烬弥散了。

    除去五颗晶莹圆润,七彩光芒闪烁的圆珠之外,已经没有了任何物品。

    对于光照大师是如何身死的,以及其是否轮回在世,秦凤鸣一点也不关心。他所关注的是这里是否有大乘分魂或是神念存在。

    既然竺沉确信光照大师已然彻底不在,那他心中自是安然。

    然而石台之上并未发现其遗留之物,让秦凤鸣心中顿感大是一沉。

    “这里既然存放的是光照师祖的法身,那其衣钵传承之物,自然不会在这处所在,你我要得到,还是需要再查找一番才可。”

    让秦凤鸣略是一怔的是,竺沉大师看视他一眼,眼中一缕轻松之意闪现而出,口中话语轻吐,如是说道。

    “大师确信这里还有其他洞府?”

    闻听竺沉大师之言,秦凤鸣眉头并未纾解。

    “道友不知情有可原,我佛家高僧坐化,会产生舍利不假,但舍利生成,需要吸纳高僧自身的肉身精元,这一过程可能会对四周之物有侵蚀之效,故此我佛家大能坐化之时,是不会将自身之物放置身边的。”

    对于佛家之事,秦凤鸣真是涉猎不多。此刻听到竺沉大师如此言说,他心中略是恍然。

    对于竺沉大师此时所表现,秦凤鸣心中思虑之下,立即便想明了对方因何会将此事如实告知他了。

    将他谎骗离开此地自是不难,但竺沉也定然有所顾忌,那就是出离此处之后,外面广大山洞之中的法阵会否重新运转。

    如果秦凤鸣有什么后手,在出离之后让法阵重新激发,那竺沉真就无获了。

    “大师认为光照前辈的衣钵传承之物还在这一山洞之中吗?”

    仔细在看视一番洞室之内,秦凤鸣并未发现存有其他洞室,目光微闪之中,看视正在满面欢喜之色查看五颗舍利的竺沉大师,口中开口问道。

    对于舍利,秦凤鸣虽然也想得到,可是他知晓何物对他重要,故此并未显露出丝毫要抢夺之意。

    “哈哈哈,道友不用担心,那衣钵传承之物,便在这洞室之中的石台之内。”

    高大僧人收起五颗七彩荧光闪烁的圆珠,表情欢喜之色显露,目光看视面前的石台,口中轻松开口道。

    “大师言说这石台之内存有珍惜之物?这可是与大师先前所言略有不符。并且这石台之内空空,并未感应到任何物品存在。”

    秦凤鸣诧异之色大现,心中大为不解,面前石台,他早已仔细探查过,并未发现任何异样存在。

    “老衲说在这里就在这里,你我仅是玄灵之境,自然无法看破师祖布置在这里的手段了。”

    高大僧人表情微微一收,口中话语说出之时,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面法盘。

    这面法盘,正是先前他破除这间洞室禁制所用之物。

    法盘在手,其手中法诀已然打出。

    瞬间,一股股奇异波动,自法盘之上弥漫而出,道道波动激射,直接便没入到了石台之内。

    “砰!~”一声清脆的爆响声中,足有两三丈的高大石台,突然碎裂了开来。

    一股禁制波动乍现,一个黑洞洞的洞道出现在了石台之下。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